“小二,兩萬下品靈石你就直接拿給我吃,你就不怕我付不起錢嗎?”就這一刻雲小木感覺世界崩塌人生黑暗,自己一口吃掉兩萬下品靈石,而罪罪魁禍首就是同門師兄!

“貴客應該付得起吧。”小二撓頭,做出一副憨厚的樣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小二,實不相瞞,我付不起,你會把我怎麼辦?”雲小木欲哭無淚,真的捨不得把腰包裡的錢往外掏,這都是她辛辛苦苦賺的血汗錢,窮苦孩子真的不容易。

“貴客,你可真會開玩笑,你都想高價購買辟穀丹的丹方,怎麼會冇錢買複體丹。要不,我給你打一個九折,一萬八千下品靈石賣給你怎樣?”小二顯然冇有一口價喊死,給了上下浮動的一點點空間。

“小二,還是貴呀,嗚嗚~”雲小木真的直接淚奔,這叫啥?傳說之中的無妄之災。做好人好事最後還得自己付醫療費治療。那個窮小子自身都難保,更不會付這筆天價費用。

“貴客,這個價格不能再少了,除非你再買一顆,我可以給你打個八折。”小二第一次顯得很為難的樣子說道。

“小二,按照你這麼計演算法子,我買一顆打九折,兩顆打八折,三顆打七折,四顆打六折,五顆打五折,六顆打四折,七顆打三折,八顆打二折,九科打一折,十顆你是不是免費送給我了!”雲小木異想天開語出驚人的說道。

趙五斧嘴角彎曲,臉上露出笑容,顯然已經樂開懷。心想自家的小師妹真的好可愛,還會這樣算賬,估計商家都要虧死。

聽到最後一句話,小二差點一口氣冇有提上來當場嗝屁,這是什麼窒息的腦迴路,最後不得不開口解釋道,“貴客,我給你最大的優惠,便隻能打八折,不能再低。”

好吧,是她想的太美!雲小木有些不好意思的移開了視線。正準備伸手拿儲物袋付錢的時候,忽然旁邊的小孩大聲喊道,“姐姐,我記得辟穀丹的丹方,你要買嗎?”

聽到辟穀丹三個字,雲小木便愣住了。回頭看向不知何時跟來的小孩,似覺得不可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情,便狐疑的問了一句,“你真的有辟穀丹的丹方?”

小孩重重的點了點頭,很肯定的回答道,“我爹爹會煉製辟穀丹,他教的我。隻要你給我買一顆複體丹救我爹爹,我就將辟穀丹的丹方告知你。”

雲小木有些猶豫了,兩顆複體丹就是三萬二千下品靈石,而且不知道這個小孩是不是為了救自己親爹而撒謊。

這是最後的希望,小孩不能放棄,最後將自己的兩隻靈羽雞也推了出來說道,“姐姐,辟穀丹的丹方和兩隻靈羽雞換取一顆複體丹!”

雲小木深深地歎了一口氣,最終還是選擇賭一把,也算做好人好事積累福報,拿出儲物袋掏出下品靈石放在櫃檯上,並且說道,“小二,再給我一顆複體丹,這是兩顆的錢。”

“好嘞~”小二動作麻利的從藥櫃檯裡拿出一顆複體丹,似覺得拿著不方便容易丟,還用一個小瓷瓶裝起來。做完這一切纔給貨收錢,“貴客,這是你要的複體丹。”

“姐姐~”小孩很是渴望的上前,顯然知道這是雲小木給他親爹買的治療傷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