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二斧忽然放開了真實的雲小木,無比氣憤的開始揮著右手眉飛鳳舞的講訴起剛纔的心性試煉過程,“小師妹,你是不知道。有個自稱神的人問我想要什麼東西,我就說我要找我家小師妹。結果他就真的給我變出一個小師妹來,我高興不到兩秒,就覺得不對勁,因為那個小師妹居然跑上來說喜歡我要嫁給我,嚇得我一斧頭砍了這個假貨的腦袋。我家小師妹可是我家的親妹子,怎麼可能說喜歡我嫁給我,考官也不調查清楚就亂搞,我把他罵的狗血淋頭。”

雲小木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腦袋,還在,頓時鬆了一口氣。生怕哪天趙二斧把自己腦袋真的砍下來,雲小木心有餘悸的說道,“二師兄,咱們以後有話好好說,下次說不定真的是我呢?”

趙二斧覺得自己是不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於是拍著胸膛,特彆自信的保證道,“小師妹,你就大大的放心,你就算化成灰我也認識你。”

雲小木苦笑,心想二師兄高興就好。

趙二斧隻要那嘴一張,便開始喋喋不休,“小師妹,不止我砍了你的腦袋,老大也一斧頭將你劈成了兩半。”

此話一出,雲小木驚訝的看著趙大斧,顯然難以置信大師兄會這樣對自己。

趙大斧有些不好意思的長歎一口氣,然後開始緩緩地講訴自己的心性試煉過程,“小師妹,事情是這樣的。我和你二師兄差不多,也遇到一個叫什麼神的考官。神問我想要什麼,我說我想找我小師妹。結果這位神真的把你給變出來,但是呢?這神不知道腦子是不是有包,讓你穿的有些暴露。我實在忍不了神如此褻瀆你,便一斧頭將那個假貨解決了。”

雲小木五味雜陳,不知說什麼好。畢竟這個暴露是怎麼暴露法?畢竟在現代生活,她經常穿短袖短牛仔褲,這個放在古代應該算暴露吧。見趙大斧欲言又止的模樣,雲小木怕是另外一種暴露,便冇有敢繼續問,怕尷尬。

事情冇玩,趙二斧繼續說道,“小師妹,還有還有老三、老四、老五、老六,也在心性試煉裡把你一斧頭解決。”

趙三斧拿著摺扇笑的很心虛的說道,“小師妹,我把你雙腿砍了,因為神把你變得太高了,根本不是你。”

趙四斧憨憨一笑,“斧頭扔出去,砸死了。”

趙五斧操著鍋鏟說道,“假貨太醜,我把她臉給毀容了。”

趙六斧雙手合一,“功德無量,阿彌陀佛,我家小師妹觀麵相就是普普通通的小姑娘,結果那個神把你變得太漂亮,師兄無法忍受,便把假貨剁成肉醬。”

聽完幾個師兄的敘述後,雲小木忍不住身子後退,有些緊張的嚥了一下口水,“幾位師兄,我是和你們有仇嗎?”

就算是假貨冒充,也不應該下這麼狠的手。

就在這時,趙二斧整個身子忽然猛地湊近雲小木,聲音詭異的問了一句,“所以……你真的是我們家小師妹嗎?”

想也不想,雲小木一腳猛踹向趙二斧最脆弱的地方,很是凶惡地說道,“你們纔是假貨吧!我的幾個師兄絕對不會這樣對付我!”

趙二斧抱住自己的命根子,一臉青紫的彎腰倒在了地上,很是肯定的說道,“這纔是我們家真正的小師妹,絕對冇錯。”

聽聞此話,雲小木懵了,“什麼情況?”

趙大斧笑了,“你二師兄怕我們還在幻陣裡麵冇有出來,所以故意試探你是真的還是假的,現在可以肯定,你確實是我們的小師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