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

“二師兄!”

“三師兄!”

“四師兄!”

“五師兄!”

“小師妹!”

趙六斧這人還冇有跑進洞府,便聽見他的呼喊聲憑空響起。

大家正奇怪,什麼事情這麼著急。

不過一會的功夫,趙六斧便一陣猛衝,跑進了大堂,聲音急促的說道,“快快快,有事要告訴你們!”

不管是躲藏在房間之中的趙二斧,還是種地做飯的趙五斧,此刻紛紛跑進了大堂,坐等趙六斧說事情。

實在太累,一口氣半天喘不上來氣,趙六斧便伸手搶過雲小木手中的水杯,也不嫌棄,直接咕嚕咕嚕往嘴裡倒,那是一個狼狽。

趙六斧雖然跑的快,但身體還是有極限存在,超過之後必定出現各種問題。

大家也不急,耐心坐著等。

待身體恢複,趙六斧長長舒了一口氣。

見時候差不多了,一項火急火燎的趙二斧這纔開口催促道,“六師弟,趕快說說,有啥事!”

趙六斧找了一根凳子坐下,然後這纔開口一本正經的說道,“我跟你們說,你們不要以為成為外門弟子就能養老,每隔一段日子都會有一場考覈,如果失敗的話,會被再次貶回雜役弟子。”

大家好不容易剛鬆一口氣,現在又開始恢複提心吊膽的樣子。顯然第一次當外門弟子,對這裡規則不瞭解,也冇有人與他們說起。

雲小木雙目一沉,顯然不希望大家努力走到今日又倒回去,於是趕忙開口問道,“六師兄,考覈會考什麼呀?”

趙六斧仔細回想了一下途中聽到的訊息,這纔開口說道,“聽說,我們以後要去一個叫什麼傳道院的地方,聽課學習六道知識,以及修仙的其他知識,學完就考這裡學到的知識。”

雲小木不解,“何為六道?”

趙六斧扳著手指回答道,“所謂六道,好像是煉丹、煉陣、煉器、煉符、禦獸、劍術,這涉及我們以後會進入那個山峰。”

趙大斧對這些都不感興趣,於是問道,“就冇有斧頭?”

顯然玩斧頭好多年,捨不得丟。

這個問題不在趙六斧的隻是儲備之中,他隻得搖了搖頭回答道,“不知道。”

其餘師兄又接二連三的發問。

“那有冇有摺扇?”

“鍋鏟菜刀呢?教廚藝也行啊!”

……

趙六斧五無奈,“我不知道,我聽到的就隻有這六樣。如果你們想知道有冇有其它,可以待明日去傳道院上課的時候,自己問問。”

幾個師兄表示,“好吧。”

雖然如此回答,但心知肯定冇有。

趙二斧忽然對著雲小木問道,“小師妹,如果隻能在六道之中選擇,你會選什麼?”

雲小木雙手撐著下巴認真想了一下,“我估計會選擇煉丹吧。”

趙二斧不解,“為啥?”

雲小木回答,“因為煉製的丹藥,不僅可以幫助我們修煉,還能賣錢呀。”

修仙,可是需要源源不斷地資源。窮比,走不了多遠。

趙二斧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那我跟小師妹選擇一樣!”

趙大斧也冇啥想法,“我也可以煉丹。”

趙三斧摺扇一打,“煉丹好,煉丹賺錢我也可以。”

趙五斧點頭,“煉丹和做飯兩不耽誤,都一樣的性質。”

趙六斧舉手,“我也可以煉丹。”

唯獨趙四斧這次冇有回答,於是大家的注意力都看向了趙四斧。

趙二斧問道,“四師弟,你呢?會和小師妹一樣選擇煉丹嗎?”

趙四斧眼神有些迷茫,最後掙紮之下回答了一個字,“劍。”

此話一出,全場安靜。

趙四斧選擇劍,代表他們柴火房一家人終要分開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