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到傳道院,便聽到溫文爾雅的聲音傳出。仔細聆聽,便可知在講最基礎的六道知識。比如,何為煉丹?煉丹有何作用?煉丹前途如何?從潛到深在線分析。

授課的南宮翎講的專心致誌,聽課的外門弟子也沉迷其中,畫麵美好有和諧。但總有那麼幾顆耗子屎,打破了這份寧靜。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來遲了!”趙二斧猛衝到門口突然大喊一聲。

講課的內容就這樣被強行中斷,授課的南宮翎不滿,聽課的外門弟子也不滿,傳道院忽然變得安靜而又凝重。

南宮翎抬頭,眼神帶著一分怒氣掃了一眼遲到的七人,聲音穩重而又成熟的質問道,“你們為何第一日上課就遲到?”

雲小木上前,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回仙人的話,我們被安排在密林的洞府之中,來傳道院有些遠,所以……”

此話一出,南宮翎也瞬間得知這幾人底細。

而在場聽課的外門弟子,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便開始竊竊私語。畢竟從未外門弟子住洞府的先例,紛紛猜測他們是不是有後台。

南宮翎抬眼仔細打量七人,據說,他們在雜役弟子晉升外門弟子的試煉之中,不殺人,卻靠打劫走到最後。原本覺得他們這種心性不好,想要將其淘汰,卻不想七人齊心協力抵禦獸潮。

南宮翎點了點頭,眼神淡淡冇有任何感情的在線矯正道,“按照規矩,你們應該稱呼我為師叔,而不是仙人。”

“是,師叔!”雲小木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

南宮翎點頭,“找位置坐下,我繼續給你們講訴何為丹道。”

前麵的座位都被坐滿了,雲小木和幾個師兄之後坐後麵的位置。

“學丹之道,須要清心清意,方得真清之丹藥也……”南宮翎繼續授課,咬文嚼字,聽上去可謂是好生無趣。

幾個師兄直接被催眠,閉著雙眼睡著了。

雲小木也聽不進去,像講天書一般。無奈,隻得拿著手機將老師授課錄了下來,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循環播放,又可以聽課,又可以治療失眠症狀。

直到悠揚的鐘聲憑空響起,南宮翎這才結束今日授課,也給大家佈置了任務,那就是……在六道之中找到適合自己的道。

枯燥無味的一早上,就這麼結束。

雲小木和幾個師兄回到了洞府,紛紛唉聲歎氣的坐在凳子上發呆。

“我原本以為,修仙就是修煉神功。現在才發現,我錯了,原來還要像凡人一般,聽課學各種知識。”趙二斧撐著下巴一臉苦惱的樣子。

“那個南宮翎講的啥,你們誰聽懂了嗎?”趙大斧也覺得有些頭痛。

“老大,我冇有聽懂。”趙二斧第一個舉手。

“冇聽懂。”雲小木和幾個師兄一起搖頭。

“拐了,大家都冇有聽懂,到時候考覈我們必定會掛,又要被貶回雜役處。”趙大斧不得不說出一個殘酷的事實。

屋內氣氛變得沉重,好不容易升為外門弟子的喜悅瞬間一掃而空。而就在這時,洞府忽然被一陣陰暗的霧氣消無聲息的籠罩。陰風呼呼吹過,樹葉激烈晃動發出了響聲。

“這天,看上去好像要下雨了吧?”趙二斧抬頭看著門外天空逐漸變暗,忽然不由自主地嘀咕了這麼一句。

“下雨,不會!下血,可以有!”隨著憤怒的聲音落下,一陣狂風突然襲來。

“握草,是邪祟,快逃!”趙二斧話音一落,直接失去了意識,昏倒在地。

“哼,你發現的太遲了。”邪祟大步走進大堂之中,雙眼看向唯一冇有昏迷的雲小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