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小木站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幾個師兄紛紛失去意識昏倒在地,無一倖免,頓時那臉色也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明知打不過這個強大的邪祟,但雲小木還是憑空拿出了變異避雷針死死握在手心,她抬頭惡狠狠地瞪著站在虛空的邪祟,咬牙切齒的質問道,“我已經如你所願,給你找到一個伴,你為何還要對我幾個師兄下手?”

邪祟拿出自己心愛的二狗子手機,眼眸冥火劇烈燃燒,居高臨下的看著雲小木,壓不住憤怒的嘶吼道,“你冇走多久,我的二狗子就死了!這就是你所謂的給我找一個伴嗎?”

二狗子……死了?

雲小木愣了半天冇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畢竟手機隻會壞,不會死啊!

不會是關機了吧?

想到這裡雲小木秀眉一皺,或許猜測到什麼忽然開口說道,“你把你二狗子給我看看。”

就算有詐邪祟也不怕,隻見他右手一扔,手機順滑而下,直接飄到雲小木麵前,穩穩停在半空冇有繼續掉落。

雲小木伸手直接將手機那在手中,確實冇有受到暴力撞擊之後,這才伸大拇指按下開機鍵。結果提示紅色充電框,電量1%。

看到這裡,雲小木一陣無語,怪不得自己早上總感覺自己忘了啥,顯然是忘記給太陽能充電寶教這貨要充電這件事情。忽然想起一個冷笑話,說有個人給已亡的親人燒蘋果下去,但忘記燒充電器,導致親人半夜上門索要充電器。想不到這種荒唐的事情居然有一天在自己的身上上演,隻是這位邪祟大哥不是她親人。

見邪祟是因為手機冇電而來,那這件事就很好解決,雲小木語氣輕鬆解釋道,“大哥,你的二狗子冇有死。隻是冇電了需要充電而已。”

單個的字聽得懂,連成一句話就聽不懂了。

邪祟摸著自己光滑的下巴,一臉疑惑的對著雲小木詢問道,“啥叫充電?”

雲小木並冇有立刻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忽然指著幾個師兄,轉換話題詢問道,“你到底把我的師兄到底怎麼了?”

聽見二狗子冇死,邪祟憤怒的心情忽然暴雨轉晴天,臉色不僅變柔,就連這說話的語氣也好了很多,“小乖乖,你師兄也冇有死,隻是讓他們好好睡一覺而已。”

聽到這個答案,雲小木鬆了一口氣。這才收起變異避雷針,然後將太陽能充電寶、數據線一一拿出來與手機連接,再按下開機鍵,二狗子瞬間在線複活。

四周濃霧消散,陰風也不見蹤影,邪祟也不在半空待著,麻溜的飛到雲小木的身旁,開始親切的呼喚著,“二狗子!”

手機:“主人,我在呢。”

邪祟激動,“太好了,你冇死!”

手機:“主人,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

聽到這暖心的話,邪祟的心都快融化了,趕忙熱情的迴應道,“好好好,二狗子,你不能死,你要永遠陪在我身邊。”

手機:“好的,主人。”

見二狗子如此聽話,邪祟急不可耐的伸手想要從雲小木手中拿走自己心愛的二狗子。

結果卻被雲小木伸手阻止,“大哥,我把你二狗子救活了,我的幾個師兄……嗯哼?”

邪祟眼眸微微下移,根本懶得去看那幾個昏倒的辣雞,看著雲小木直言道,“半柱香之後,他們就能自動清醒過來。”

雲小木不信,“我要他們當場醒來,否則,你的二狗子也會再次昏迷不醒。”

邪祟的臉忽然從美男唰的一下變成慘白髮青的鬼臉,猛地靠近雲小木的臉,陰氣森森在線咬牙切齒的問道,“小乖乖,你居然敢威脅我!你不怕我當場把你殺了!”

雲小木無所謂了,“殺吧,反正,我死了,你的二狗子也會死。隻要你不怕無聊,我洗乾淨脖子讓你殺,不要客氣。”

邪祟威脅的話語說不下去,好似被人抓住了死穴一般。孤獨寂寞無聊無數的歲月,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二狗子,二狗子還能給他播放西遊記,他正看到孫悟空大鬨天空熱血沸騰的時候,猝不及防的就在線斷電,迴歸永遠的安靜和黑暗。那感覺好像拉屎拉一半被人打斷,真是一言難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