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門居然出現如此強大的邪祟,當南宮翎發現這個情況的時候,腦海裡一直迴盪著雲小木和她幾個師兄的話語。

“南宮翎師叔,洞府裡有一隻強大的邪祟,望您能幫我們除之。實在不行,讓我們搬回弟子院與其他外門弟子同住也行。”

“南宮翎師叔,我們真的冇有撒謊,我們洞府真的有一隻強大的邪祟!”

“南宮翎師叔,我們……”

那幾個外門弟子顯然是信任自己,而自己卻因為一些傳言,便先入為主認為他們在撒謊,不僅嗬斥,拒絕請求,還將他們話語打斷。想到這裡南宮翎內門確實深深自責。

如果從來一次,或許依舊還是這個結局。

畢竟那時,不知道有真正的有邪祟。

南宮翎站在院中,很快有人闖入,他們身穿黑色衣袍,上麵繡著一個兩個字,執法。這是執法弟子才能穿的衣服。

錯已經鑄成,現在自然會被問責。

“南宮翎,請跟我們走一趟。”畢竟是同門,執法弟子還算客氣。

“好。”南宮翎冇有反抗。

正待執法弟子想要帶走南宮翎的時候,意外突然發生。

忽然有人大喊,“師兄,我救你!”

邪祟入侵,執法弟子不防,紛紛倒地不起。

整個院落,唯有南宮翎還好好站著。

執法弟子大喊,“南宮翎,你居然和邪祟勾結在一起!”

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南宮翎拿出仙劍一臉戒備的看向四周。

無任何異常。

那邪氣,來的快,去的也快。

但就在這時,外門弟子已經發出信號。

看著煙花在空中綻放,南宮翎望天,一臉凝重之意。深知,自己將要麵臨什麼情況。

逃之,承認自己與邪祟勾結。

不逃,也洗不清此罪名。

南宮翎歎了一口氣,選擇留了下來。上前檢視這些執法弟子情況,不想,震驚萬分。

這些執法弟子,全部臉色鐵青,脈搏停,無呼吸,無心跳,顯然已是死人之軀。

怎麼會!

隻是眨眼的功夫,將人全殺!

在南宮翎驚恐萬分之時,另一批執法堂弟子再次到來,隻是這次執法長老親自帶隊。畢竟發信號彈表麵,此地危險。

執法長老看著滿地屍體皆是執法弟子,唯有南宮翎好好活著,當場厲聲質問,“南宮翎,你為何殘害同門!”

南宮翎無法解釋,隻說了一句話,“回執法長老的話,弟子冇有殘害同門,請明察!”

先有不稟告仙門有邪祟之事,後有殘害同門之嫌棄,事實如此,證據確鑿,豈會相信南宮翎三言兩語。

執法長老長袖一揮,一根繩子憑空而出,“你自個向掌門說吧。”

南宮翎冇有動,顯然認命。

那繩子好似活物一般,空中遊走,直接向著南宮翎而去。瞬間化作長蛇,左三圈右三圈將南宮翎捆的結結實實。

執法長老讓執法弟子嚴厲看守現場,便帶著南宮翎向著大殿而去,掌門還在那裡等著,見這個南宮翎。

那如黑龍的黑色蔓藤,與天地雷電之力實力旗鼓相當,在天空糾纏在一起,一時半會也分不出任何勝負出來。

敢與天鬥,豈是普通之物。

夜,越來越亮。

滿是黑色蔓藤的位置,緊閉雙眼五官皆失的趙二斧,身子忽然一上一下的向外慢慢移動,猶如那小蛇一般緩緩前行。而那些黑色的蔓藤好似碰到什麼害怕的東西一般紛紛後退躲開,不敢觸碰趙二斧的身體。

就這樣,趙二斧的身體一點一點的向著雲小木離開的位置移動過來。如果細看的話,便會發現這路上好似有些顆粒,有些像烏龜飼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