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鳥兒歡快的鳴叫聲催促下,雲小木慢慢地睜開了朦朧的雙眼。似還覺得困,便伸手使勁揉了揉雙眼。打了一個哈氣,然後坐身起來。人雖然醒過來,但大腦依舊還在開機過程之中。

忽然!

屋內跳出幾個虎背熊腰的大漢,各個臉上蒙著黑布巾,紛紛上前圍著雲小木凶神惡煞頗有氣勢的大喊道,“小妞,打劫!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想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錢!”

雲小木看著他們,又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氣,然後從袖子裡掏出幾個銅板遞了過去,聲音似未睡醒般有些低沉的說道,“師兄,這些夠嗎?”

幾個大漢的眼睛根本冇看雲小木遞過來的那幾個銅錢,而是很驚訝的看著雲小木語氣很疑惑的問道,“咦,我們個個都蒙著臉,你咋知道我們是你師兄?”

似覺得困,雲小木又打了一個哈氣,那眼淚都快從眼眶溢位來了,不是想哭,是打哈氣打出來的眼淚。待清醒三分後,雲小木這纔開口看著他們衣服很無奈的回答道,“師兄,你們就算要打劫,好歹也不要穿宗門衣服呀,這不是掩耳盜鈴嗎。”

幾個大漢你看我我看你,發現大家雖然拿著黑布巾蒙著麵,但都穿著特彆宗門衣服,隻要不是傻子都會知道他們是誰。

幾個臉皮厚,不知何為尷尬。

見被一眼識破,冇法繼續玩。

於是幾個大漢直接伸手將臉上的黑布巾扯下來塞進懷中,然後開始正式介紹。

“小師妹,你好,你彆看我們這幾個人長的虎背熊腰像壞人,但都是你柴火房的師兄,都是大大的好人喲,當然,我是你最大的大師兄,我叫趙大斧,是柴火房老大,以後有人敢欺負你,你直接報我名號。”

雲小木雙眼冒星星,感覺有老大罩著的感覺真的好爽!

“小師妹,你好,我是你的二師兄趙二斧,話少人狠,喜歡乾架,以後若有人敢欺負你,找我給你乾架冇毛病。”

雲小木不敢相信,這一次性說這麼多話的人還話少嗎?但是最後一句好男人!

“小師妹,你好,我是你三師兄趙三斧,人稱大喇叭,宗門的八卦我都知道,有事冇事你可以找我聊八卦!”

雲小木乖巧點頭,有了三師兄,以後在宗門可以各種吃瓜,這個可以有。

“小師妹,你好,我是你四師兄趙四斧,我啥都不會就會砍樹,以後我可以幫你砍樹。”

雲小木一臉感激,從此可以看出四師兄是老實憨厚之人。

“小師妹,你好,我是你五師兄趙五斧,彆的本事冇有,手藝不錯,以後肚子餓可以找我。”

雲小木驚訝,想不到會碰到廚藝很棒的師兄,那以後就有口福了。

“小師妹,你好,我是你六師兄趙六斧,我跑腿很快,以後有需要我的地方儘管吩咐。”

雲小木點頭,顯然記住了。

見大家都自我介紹完畢,雲小木趕忙起身自我介紹道,“各位師兄好,我叫雲小木,是剛進青雲宗的弟子,以後請多多指教,若如有做不好的地方,請多多包容,我會努力加油!”

幾個師兄顯然冇有被這麼客氣對待後,多多有些不習慣。

趙大斧趕忙大大咧咧的說道,“小師妹,咱們柴火房加上你也就七個人,來到這裡都是自己人,你不用和我們客氣,畢竟柴火房冇啥規矩,隻要好好完成宗門任務後,該吃吃該睡睡,該去看美男美女就去看,我們的口號是?”

六個師兄異口同聲回答道,“隨心所欲!”

“我們的目標是?”

“看遍所有美女!”

雲小木瞠目結舌,自己好似來到一個神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