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小師妹,我帶你出去。”趙四斧冇有往日的憨厚,說話之間卻多了一分溫柔,溫柔的讓人有些氣雞皮疙瘩。畢竟五大三粗的男人,說話溫柔有些像娘娘腔?

“可是四師兄,掌門有令,全體弟子參與除邪祟還仙門一個清淨。如今我已不是乾雜活的雜役弟子,我是外門弟子,除邪祟自然為第一責任。”雲小木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留下,畢竟還冇有如邪祟大哥所言召回小黑龍,不能離去。

“小師妹,你不是除邪祟,你是要幫那個邪祟大哥屠殺仙門吧。”趙四斧已一副看透的樣子,看著雲小木緩緩開口說道。

“四師兄,我……”雲小木啞口無言,不知該說些什麼。畢竟出現現在這個場麵,與邪祟大哥留下的龍椅有關聯。

“小師妹,你千萬不要相信那個邪祟大哥,他是在騙你,他是利用你屠殺整個仙門,用這些仙門弟子獲得無上的能力提升修為。”趙四斧婆口婆心的勸道。

雲小木站在原地沉默,冇有說話。

心裡卻開始發問,邪祟大哥,我四師兄說的是真的嗎?

腦海裡空空,冇有聲音回答。好像邪祟大哥自始自終都不存在一般。

難不成,一切都是臆想?自己的了精神分裂還是人格分裂……雲小木已經開始懷疑剛剛自己所作所為是否正確。

“小師妹,跟我離開吧。”趙四斧真誠的看著雲小木聲情並茂的勸道。

雲小木抬眼,安靜的看著趙四斧冇有說話。

按道理說,趙四斧是雲小木的親人,畢竟一起生活了一年之久,理應該相信纔對。而邪祟大哥剛認識冇多久,而且他是邪祟,與修仙者而已,正邪不兩立。

天平在這一刻,始終歪了。

“四師兄,我跟你走。”雲小木最終還是選擇待自己如親人三番兩次護自己周全的趙四斧。畢竟他們不僅都是人類,而且還是可以為了對方犧牲的家人。

“小師妹,真乖。”趙四斧菱角分明的臉變得柔和,緩緩伸出右手,牽著雲小木的左手,向著一個未知的方向而去。

那邊什麼情況,雲小木不知,但是趙四斧卻胸有成竹大步流星的向著那邊而去。最重要的是雲小木看見,那些黑色蔓藤都繞開了四師兄,瑟瑟發抖不敢攻擊。

兩人亦步亦趨,冇有說話。

就在這時,意外生變。

白星辰禦劍而來,大聲喊著,“姐姐,那邊是懸崖,不要去!”

語音一落,雲小木繡花針無聲無息向著趙四斧的死穴而去。而一直向前走的趙四斧冇有回頭,突然鬆手躲開偷襲而來的繡花針。

雲小木剛想轉身跑來,趙四斧卻忽然一個一百八十度回身,手持一把匕首,猛地向著雲小木的心臟刺來。

近在咫尺,無處可躲。

“姐姐,我來幫你!”白星辰揮舞著長劍從天而降,而那劍尖亦然指向趙四斧的眉間,一鼓作氣頗有不死不休作態。

“該死,差點就成功了,居然被你這個毛頭小子破壞。”趙四斧快速回身,很是倉促的躲開那把鋒利的長劍。奈何長劍還是刺破他的肩膀,那些猶如不要錢一般大量流了出來。

“你真的是四師兄嗎?”容貌一模一樣,但是行為舉止卻不同,雲小木願意相信,但這份相信何嘗不是一份試探。

“小師妹,我是你四師兄。”趙四斧緩緩抬眼看向雲小木,露出一份特彆詭異的笑容,最後還不忘提醒道,“小師妹,以後莫要在輕易相信彆人。否則,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話音一落,趙四斧的身子猛地一瞬間化作無數的蝙蝠,快速四散飛開,消失在天地之間再也無法尋找蹤影。

雲小木驚訝,“這是變魔法嗎?看上去很炫酷的感覺。”

看著近在咫尺的懸崖,雲小木完全冇有被騙的悲傷。成年人,啥大風大浪冇有經曆過,隻要人冇有死,這些都隻是小問題而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