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火房的院子之中,架著一個大鍋,在柴火的燃燒之下,裡麵熱水沸騰,若如細看,便會發現時不時的漂浮起紅通通的東西。

趙五斧右手一揮,熟練的將各種調料進入大鍋之中。不過幾息的功夫,大香氣撲鼻而來,饞的直讓人流口水。

端著臉盆一樣大的碗守在大鍋邊的趙大斧顯然已經等不及,趕忙詢問,“老五,好了嗎?”

趙五斧拿著人手臂那麼長那麼粗的勺子在大鍋中攪拌了一下,然後這纔在大家目光期待下開口道,“煮好了可以開吃了!”

頓時大家猶如餓狼一般撲上前,顯然都想當第一個開吃之人,因為第一個如果吃快點的話,說不定還能吃第二碗。

結果這次大家都冇有如願,早知道會如此的趙五斧已經提前用鍋蓋蓋住大鍋,然後拿著勺子在半空揮舞嗬斥道,“今日這頓大餐,是特彆煮來歡迎小師妹的,所以小師妹第一個吃。”

被這麼一提醒,眾人才恍然想起,他們柴火房如今來了一個小師妹,果然有了吃的就忘了小師妹係列,於是個個退開讓出一條路,然後客客氣氣的對著雲小木說道,“小師妹,你第一個吃。”

見大家讓著自己,雲小木有些遲疑,“我第一個吃這樣好嗎?”

畢竟自己是剛來的新人屬於晚輩,事事撿便宜好像有些不好。

見雲小木有些靦腆,顯然還冇有把自己當成柴火房的人,趙大斧便開口嚷嚷道,“小師妹,你是我們這裡麵年紀最小的,做師兄的自然是要讓著你纔對,否則等我們這幾個師兄吃了,那你可能隻能喝那洗碗水了。”

趙五斧也開口附和,“對,你這幾個師兄有了吃的就不講情麵,你越和他們客氣,他們就連洗碗水都不給你留,拿著碗,我想給你盛一碗。”

既然師兄都如此說了,雲小木便冇有推辭,然後拿出日常吃飯的小碗雙手遞了過去,嘴裡還不忘禮貌道謝,“那麻煩師兄給我盛。”

結果趙五斧冇有動,而是看著那個小碗聲音不由自主拔高的質問道,“小師妹,你是不是嫌棄我煮的東西不好吃,纔拿這麼小的碗出來!”

雲小木懵了,趕忙解釋道,“師兄,我平時吃飯就這麼小一碗呀。”

趙五斧上下打量了一下雲小木,不由的長歎了一口氣,“小師妹,怪不得你看上去這麼瘦,原來吃的少。”

其他師兄點了點頭,覺得說的有道理。

趙五斧大喊,“老六,給小師妹拿個乾淨冇用過的大碗來。”

“好誒!”答應之際,趙六斧已經嗖的一下化成殘影消失,果然跑的很快。不過眨眼的功夫,他便舉著大碗出現在雲小木麵前。

趙五斧指著那個大碗說道,“小師妹,從今天開始,你和師兄一樣,就用這個大碗吃飯。”

最後雲小木雙手抱著那個比她頭還大一倍的大碗欲哭無淚,總感覺這一大碗下去,她得撐死在此地,師兄們到底是為了她好想讓她多吃點?還是想藉機撐死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