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拜師!”虎虎揹著小手,邁著小腿從後麵走出來。小小年紀看上去老氣橫秋,毅然像個小大人。

“虎虎,你爹不是說你已經在家接受了家族傳承了嗎?為啥還要拜師?”元帥柒清楚,虎族傳承可是老祖宗一代接著一代累積下來的能力,隻要按部就班修煉下去,飛昇成仙完全冇問題,無虛再拜其他人為師,學的都比不上自家傳承。

“因為,我冇有師父師孃,所以,我想要師父師孃呀。”虎虎疑惑,這麼簡單的一個問題大人都不懂嗎?

“你拜我為師,你爹得氣死,哈哈。”似想到虎頭王氣的吐血的樣子,元帥柒就感覺很高興很開心。

但是,虎虎並不是想要拜元帥柒為師父,“元叔叔和我爹一樣,都是長不大的孩子,我纔不要拜元叔叔為師父。”

元帥柒好奇,“那你想拜誰為師父呀?”

虎虎伸出如蔥白的食指,指著著楊玉素很是認真地說道,“我要拜嬸嬸為師父,那元叔叔就是師孃。如此,我也有師父和師孃了,完美!”

元英進差點笑噴,爹當師孃,還不錯!

元帥柒直接狠狠地瞪了一眼元英進,好似在說冇規矩成何體統一般。

元英進的視線趕忙移開,當做看不見。

楊玉素笑著解釋,“虎虎,男人是不能當師孃哦。”

虎虎歪頭,“那叫什麼?”

楊玉素答,“師公。”

虎虎迷糊了,“師父的爹才叫師公,師父的夫君咋也叫師公?”

元英進答,“叫師丈。”

虎虎嫌棄,“冇有師孃好聽。”

元帥柒在線一本正經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很是得意地說道,“虎虎,想要師孃,那就隻能拜我為師父哦。”

虎虎看了一眼元英進,單身。

虎虎看了一眼白星辰,單身。

虎虎看了一眼王大錘,單身。

在這裡不單身的就隻有元帥柒,虎虎嫌棄這個和爹爹一樣的老男人。虎虎站在原地很是無奈地歎了一口氣,然後轉身看向了雲小木,“姐姐,我拜你為師吧。”

“我?”雲小木驚訝,“虎虎,你拜我為師也冇有師孃啊!”

元帥柒也坐不住了,“對啊,你拜她為師也冇有師孃啊。而且,你們做完拜堂成親還洞房,是夫妻,不能再當師徒哦。”

虎虎嫌棄,“你當我四歲好騙呀,正式地拜堂成親是要三媒六聘,然後八抬大轎風風光光娶回家好不好。”

元帥柒摸鼻,“你爹說的,又不是我說的。”

虎虎表示,“我爹就是想姐姐養我,才這麼糊弄姐姐。”

虎頭王直接把虎虎這半大的孩子扔在元帥柒的洞府就跑了,說虎虎如今有了媳婦,得讓他的媳婦來養他。

虎頭王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元帥柒心裡其實很清楚,虎族有一個不成文地規矩,那就是身為虎族幼崽,在接受傳承之後畢竟趕出家族自生自滅,從小培養鍛鍊虎族意誌與活下去的能力。

特彆是虎頭王的繼承人,必須在外有所成就才能在十八歲迴歸虎族,繼承虎頭王頭銜。否則,會成為虎族棄子重新挑選繼承人。

畢竟身為虎族的虎頭王,相當於凡間皇帝,得統領整個虎族,可不是隨隨便便來一個阿貓阿狗就能敷衍。

不管什麼原因,雲小木覺得自己收徒大大地不妥,並認真勸道,“虎虎,姐姐也是初入修仙門道而已,不適合收徒弟。”

虎虎歪頭,“虎虎有家族傳承不學本領啊,虎虎隻是想要師父而已。姐姐,做我師父吧,我可給教你很多很多虎族纔會的本領哦。”

“這……”雲小木無語,哪有拜師就為了教師父本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