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孃是一個很為彆人著想的人,知道雲小木不想和幾個師兄分開,便笑著說道,“木木,以後你學習可以上來住,不學習也可以回去和你的幾個師兄住,這樣可以嗎?”

雲小木用手捂住嘴,完全不敢相信楊玉素居然會這樣安排,似有些感動真心說道,“師孃,你真的是太好了。”

楊玉素一說一個笑,很親和,“師孃好歹有個娘字,你們作為孃的孩子,我能不對你們好嘛。但是提前說好,誰不好好學習,師孃也會生氣發火打人哦。”

“師孃,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跟著你學習丹道。”雲小木最初就想學煉丹,但是苦於是雜役弟子,想學也冇有機會。如今機會就擺在眼前,自然得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

“木木,你決定主修丹道嗎?”楊玉素有些擔憂以後雲小木會被欺負,畢竟學習煉丹,戰鬥力可不咋滴。

“師孃,我決定主修丹道,畢竟我這個人其實不喜歡打打殺殺。”受過21世紀教育的年輕人都知道,打打殺殺一不小心就觸犯法律,這二十多年的習慣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變。

但是雲小木知道,這裡是修仙界不是藍星,遲早有一天,她不找麻煩,麻煩也會找上她。就像自己這個世界的弟弟雲小天,兩個人無冤無仇但雲小天恨不得她死。就像王陽君長老,為了收雲小木為徒弟便想殺她。

這不是一個講道理的世界,這是一個實力說明一切的世界。雲小木必須成長起來,才能不會受人欺負。

“行,以後,讓你師兄幫你去打去殺,那小子劍術是你師父親自教的很厲害。”楊玉素對於自己兒子的實力相當自信,畢竟厲害的夫君自然能教出厲害的兒子。

“娘,你是不是給師妹說我壞話。”正在啃排骨的元英進看見楊玉素和雲小木看自己的眼神不對勁,便開口問了一句。

未等兩個人回答,虎虎已經坐在一旁很是淡定地回答道,“師孃讓師兄當師姐的護衛,幫助師姐打打殺殺。但是師兄放心,有師弟在,完全不需要你出現。”

元英進聽到當護衛老大不願意,好歹在仙門也是一個師叔。但是聽到最後一句,元英進覺得聽著不對勁,“喂喂喂,小屁孩,你啥意思,你是看不起師兄我?”

元英進和他爹元帥柒都一樣,有一個改不了的臭毛病,那都是從骨子要麵子的人。突然被人看不起,士可殺不可辱。

虎虎歪頭表示,“嗯,師兄,你猜對了。”

虎族傳承在身,元英進的劍術自然垃圾。

元英進的劍術是元帥柒交,所以元英進對著自家老爹說道,“爹,有人看不起你自創的劍術,你自個看著辦。”

元帥柒很有自知之明,“為夫劍術確實不是最好的劍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兒子,我們得承認不如人。”

元英進很是驚訝,顯然第一次見自家老爹居然會認輸,“爹,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爹嗎?你的霸氣呢?你的威武呢?”

元帥柒吃了夫人家的排骨美滋滋,“我有夫人在懷,無需在和其他糙爺們比,我就已經是最大的贏家。”

無時無刻都在被喂狗糧,元英進覺得真是喪儘天良冇人性,最後表示,“反正,我纔不會承認自己的劍術差。”

元帥柒和楊玉素見自家兒子被激起了鬥誌,便忽然開口說道,“每隔十年,都會舉辦一次弟子比武大會,如果你們有興趣,到時候可以上去挑戰對方。”

元英進猶豫了一下,看虎虎這麼小一個,而自己好歹幾百歲,便問道,“我這樣做會不會有些大欺小呀?”

虎虎抬頭很自信地說道,“不會,十年,我會超過你。”

元英進不敢相信小小年紀就如此自負,於是當場表示,“小屁孩,咱們十年擂台上見。”

王大錘舉手,“十年,我也能打敗你,到時候可以讓我做師兄嗎?”

王大錘隻是身體小,不代表年紀小,如今成為小師弟自然不甘心。

虎虎也舉手錶示,“我也要當師兄!”

虎虎冇說完的是,當了師兄,姐姐可以當他師妹,那樣他就有師妹了。每天解鎖各種身份,很好玩。

元英進不敢相信,“爹,你看你收的徒弟好像要上天,你不管管嗎?”

元帥柒樂了,“兒子,不要慫,他們還小,上不了天。但是十年後,說不定真的能打的過你。”

被親爹看不起,士可殺不可辱,元英進拍下桌子表示,“十年,我等著兩個師弟超過我。”

白星辰坐在位置上,他張了張嘴,結果想說的話還是冇有說出口。他想說,十年後,他打敗了師父,能當師父的師父嗎?畢竟想和姐姐平輩。

十年之約,就在飯桌上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