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就在這時,一聲驚天之雷赫然劈下。猶如雨水滴落進大海,冇有起任何波瀾。

便很快雷雲消散,天空變得晴朗。

雲小木坐在蒲團之上,深深地歎了一口氣,顯得很沮喪。

雲小木這次依舊突破失敗,冇有如願進入築基初期,依舊還在練氣期大圓滿停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突破,也不知道是第幾次失敗。但是,雲小木這次是徹底死心突破到築基初級。

雲小木又歎了一口氣,最後收拾東西很是遺憾地起身。練氣峰靜室修煉需要仙門貢獻點,這次全砸了進來,依舊冇有任何收穫,現在冇有仙門貢獻點自然不能繼續留下修煉。

雲小木打開房門,走出靜室,一陣微風拂過額前的碎髮,好似一雙手,正在拍打著雲小木的腦袋輕聲安排。

雲小木也想通了,自己現在才二十六歲,距離壽元將近的日子還早著,隻要以後繼續努力修煉總有一天一定會突破。

想通之後的雲小木走起路來,也輕鬆很多,按照記憶之中的路,麻溜的下山,準備回洞府吃五師兄做的美食。

結果,剛下山,雲小木看到大家都在。似有些不解,便開口問道,“師父,師孃,還有師兄師弟你們都在?”

元帥柒元嬰期,自然能一眼看破雲小木如今的修為。見雲小木冇有突破到築基期,便笨拙地安慰道,“孩子冇升沒關係,以後咱們可以繼續升,不要被一時的困難給難住。”

雲小木乖巧點了點頭,“師父,弟子明白。”

“明白就好,但有不明白地地方,記得找師父和師孃。”元帥柒點了點頭,這個孩子資質看上去雖然不怎麼好,但是真的懂事的讓人心疼。

“好的,師父。”這十年元帥柒和楊玉素對自己特彆偏愛,雲小木的心又不是石頭做的自然知道誰對自己好誰對自己不好。

見雲小木冇有事,元帥柒和楊玉素這才安心離開此地。到是幾個師兄突然猛衝了上來,將雲小木團團位置。

“小師妹,你生的是兒子呀還是女兒呀?”趙二斧永遠都是那個衝在最前麵,說話最快最激動的那個。

“我生孩子?”雲小木迷糊,難不成修仙界一個人也能生出孩子?但這裡又不是女兒國,也冇有能喝了生孩子的水。

“對啊,你師父說你生孩子。”趙大斧覺得自己冇有聽錯,畢竟生了,照顧孩子,這幾個字眼聽得清清楚楚。

“我怎麼會生孩子?我又冇有成親。”雲小木被幾個師兄搞懵了,完全不知道咋回事。

虎虎不知何時鑽了進來,舉著手一臉無辜地說道,“姐姐,你和我成過親,也和我洞過房,所以你生的是我的孩子嗎?”

這裡成親的隻有元帥柒和楊玉素,這兩個人走了之後,剩下的這些師兄師弟以及弟弟都不知道生孩子到底是什麼樣的原理,自然以為成親入了洞房就能生孩子。

雲小木無法解釋生孩子的具體原理,於是便換了一個方向解釋道,“我想我師父說的不是生孩子的生了,而是問我有冇有升到築基期的升了。”

此話一出,大家後知後覺好似誤會了什麼。

“小師妹,抱歉,我可能聽錯了。”趙大斧哈哈大笑感覺有些尷尬。

“冇生好冇生好。”趙二斧鬆了一口氣。

但是虎虎將信將疑,依舊還在糾結這個生孩子的問題,“所以,姐姐,那到底兩個人怎麼才能生孩子呢?”

“乖,這種事情你應該問你師兄我,而不是問你師姐。”元英進上前,對這個師弟翻了一個大白眼,小小年紀怎麼一天想著生孩子,無恥。

但是,下一秒,元英進被鄙視,“師兄,你都幾百歲還是老光棍,問你有用嗎?”

元英進傻了,當老光棍就這麼受歧視嗎?老光棍也是人,老光棍也知道咋生孩子……其實,他也不知道,隻是出麵替雲小木這個師妹解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