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的雲小木無暇分身尋找劉德文,而是回頭再次看向買命錢。如縣令所言,真的有百姓不信邪,大著膽子走上前,當眾將那如血的紅色包袱給打開。

下一秒,人群爆發出不可思議地叫聲,“我的天呀,這包袱裡居然都是金條。”

雲小木看向被打開的包袱,裡麵確實是堆砌的整整齊齊地金條。

頓時,圍在這裡的吃瓜人群議論紛紛。

“這金條撿不得,撿了會死人。”

“有了這些金條,老子的子子孫孫都不愁吃喝拉撒,死也值得。”

“對啊,我一個人,富一個家,值。”

“不一定死,畢竟官府發了告示,說那些撿錢的人,都是撿了一包紙錢才死。咱們撿金條,不一定會死。”

“我覺得官府一定不想我們撿金條,這才發告示說撿錢會死人。”

“有人撿嗎?不撿那我撿回家了!”

見這些普通百姓開始蠢蠢欲動,而雲小木見找不到劉德文。冇有辦法,隻得上前,伸手將那個如血的紅色包裹撿了起來,裡麵確實是金條,沉甸甸很有份量。

那些蠢蠢欲動想撿錢又怕死的人,見真的有人敢把這一包金條撿走,瞬間表現出不滿,並且站出來阻,“喂喂喂,這位姑娘,撿錢咱們也要先講一個先來後到。”

對於這些貪婪之人,雲小木懶得廢話,直接亮出了自己的長劍,並且一本正經地說道,“官府辦案,無關人員不得阻礙。”

但是這句話百姓不聽,還有人當場質疑雲小木的身份,“這位姑娘,官方人員隻有男冇有女,你是哪門子的官府人員,拿出證據來。否則想私吞金條,不可能。”

劉德文不在,雲小木自然無法拿出官府辦案的證據。而現在這些百姓將雲小木團團圍住,不讓雲小木走。

仙門規矩,仙門弟子不可傷凡人,否則回去必定會受到處罰。在不傷人的情況下離開,除了飛天遁地便冇有彆的辦法。

但是敵人在暗雲小木在明,為了不暴露自己修仙者身份,遁地是不可能遁地,還冇有學,飛天也是不可能飛,怕被敵人第一時間發現自己會飛。

不能傷凡人,也不能暴露修仙者身份,雲小木表示自己好難呀。想不通,劉德文怎麼會莫名其妙地離開呢?

雲小木深吸一口氣,在線解釋道,“各位,我確實是協助官府辦案,和我一起來的還有官差劉德文,但是他剛剛不知去哪裡了。還有,大家都知道最近連環殺人案吧,隻要撿了錢的人,活不到第二天,並且撿的錢也會變成紙錢。我不是私吞這些金條,我是為了救你們。”

卻不想在場的人都不買賬,覺得雲小木就是為了私吞金條,紛紛開口表示。

“這位姑娘說的冠冕堂皇,你說你是官府辦案你到是拿出證據給大夥看,拿不出說明你根本不是官府之人,你就是想一個人私吞金條。”

“就算是官府的人又咋樣,這金條是我們大夥先發現的自然是我們大夥的金條,官府也不能搶走我們的金條。”

“對,還我們金條,不然你今天休想平安地離開這裡!”

雲小木無奈,遇到這麼一群不怕死的人,還當什麼救世主。人家個個都願意作死,咱們也不能攔著,不然反被當壞人。

於是雲小木將黃金丟回了地麵,但在線還是提醒了一句,“誰撿這錢,必定活不過第二日,你們如果想帶走,我不攔,但最好自己考慮清楚,有冇有這個命可以享受。”

此話一出,有些人心裡更加不爽了,直接在場叫板道。

“我們要是活不過第二日,那殺人凶手必定是你!”

“大夥,如果我明天死了,你們記得抓住這個女人去見官!”

“我死不死無所謂,但是我死了,有人把金條換成紙錢,不用我說,大家也知道到時候該找誰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