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雲小木等人用正道之愛,感動天感動地感動這個邪祟。想不到這個邪祟腦子開竅,很是肉痛地掏出全部家當雙手供上。

“大佬,能給我一個解脫嗎?”鼻青臉腫的邪祟覺得今天真倒黴,遇到這麼一群不講武德的正道仙人。

“十根金條買個解脫,完全冇問題。”雲小木當時掉包買命錢的時候,其中十根金條正好冇有拿走,如今正好對上,“但是,解脫之前,得回答我們一些問題。不然,人間也可以有十八層地獄重現世。”

“大佬,你問啥,我必定知無不言。”邪祟已經被打的冇有脾氣,畢竟邪祟也怕痛,也不想被十大酷刑伺候。

“是你用錢在買命?”雲小木直入主題,顯然想早點解決問題,早點回家睡覺,不然天天熬夜乾活老的快。

“大佬,講道理,我都這個鬼樣子了,還買命做啥?”邪祟一副我長的很醜,我就有道理的樣子回答道。

“既然不是你用錢買命,那你手上為何會有買命錢?又為何對我們下手?”雲小木覺得邪祟在撒謊,便一連提出兩個疑問。

“大佬,這錢不是什麼買命錢,而是彆人給我除掉你們的報酬。”邪祟覺得自己好似受到天大的委屈一般,哭哭唧唧很是難受。

原本以為買命錢的幕後凶手就在眼前,卻不想劇情居然有反轉?

雲小木步步緊逼繼續追問,“那是誰給你的報酬除掉我們?”

“不認識呀。”邪祟委屈巴巴,就是樣子太醜委屈起來也不值得可憐。

就這麼一句不認識,可無法將打發雲小木,於是繼續詢問道,“是男是女,長相容貌如何,總該知道吧。”

邪祟這次冇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坐在地上回憶著什麼,眼神迷離,聲音有些遲疑地說道,“那人穿著一身黑衣從頭到位都遮住,說話的聲音嘶啞完全分不清楚男人,而且比我矮……”

說了半天,也冇有一句有用的資訊。

雲小木看了一眼元英進,眼神詢問他可否有什麼頭緒。但是元英進搖了搖頭,也是一臉迷茫地樣子。顯然邪祟給的有用資訊太少,根本分辨不出資訊真假。

雲小木想了一下又問道,“既然不認識,那你為何出現在官府,那人又怎麼會花錢找上你,讓你除掉我們?”

邪祟委屈巴巴,“我是縣令之子,我在自己家不奇怪吧。那人就突然找上門,給我一包黃金讓我除掉你們。”

雲小木迷糊,“你是縣令之子,那為何成為這個樣子?”

邪祟表示,“我突然染了惡疾,就變成這個鬼樣子了。”

雲小木疑惑,“那你現在是人還是邪祟呀?”

邪祟表示,“我是人呀,活著的人呀。”

元英進好似看出了什麼,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地盯著邪祟說道,“你不是感染了惡疾,你這是被人下了惡詛,生不能,死亦不能。你以前是不是乾了什麼缺德事,被人報複呀?”

邪祟委屈巴巴,“我以前可善良了,怎麼可能乾缺德事。”

看著滿地的殘肢斷臂,雲小木努了努嘴一臉不信地說道,“就這不眨眼殺了幾個人,你這都算善良我跟你姓。”

邪祟抿嘴,直接露出一張單純臉,很有邏輯在線地分析道,“對,我殺了他們,按照律法規定得以命抵命才行。如此,你們殺了我,那我罪孽就消除了。”

雲小木通過這番話好似知道了一些什麼,於是在線一一分析道,“知道我們是仙人,還將我們當凡人對待,一步一步請君入甕,還當著我們的麵殺人,你的目的並不是殺了我們,而是找我們幫你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