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雲小木拿著古荒地圖一臉猶豫的樣子,顯然想買但是覺得價格貴,老闆一狠心一跺腳一痛心的說道,“仙子,你看這樣行嗎?我們兩個人在此遇見也是有緣,不如我給你打一個五折,五個上品靈石賣給你怎樣?這可是最低價格虧本大甩賣。不信你去其他攤位問問,大家隻有天水城附近地圖,絕對冇有古荒地圖。”

雲小木看了一眼儲物袋,剛剛那五個小年輕給的錢裡麵有很多上品靈石,但是這錢來之不易捨不得花,畢竟不可能天天天上掉餡餅。

雲小木隻拿出一個上品靈石,故作單純的樣子說了一句,“可是,我隻有一個上品靈石,顯然買不了你這個古荒地圖。”

老闆嗖的一下,搶走了一個上品靈石,動作之快完全看不清楚出手的速度,這是搶錢搶出來的手速嗎?

老闆把一個上品靈石給塞到懷中藏好,然後很是心痛的說道,“仙子,看在咱們有緣的份上,這古荒地圖就一個上品靈石買給你了!但是你不能告訴彆人,你是花這麼少的錢賣走,不然我天天虧本做生意肯定虧死。”

雲小木覺得老闆答應的這麼太神速,說明這個古荒地圖價值可以再砍十分九的價格下來,也就是說其實很便宜。

雲小木現在都還了價格,錢也被搶走當成已經付了款,現在後悔也來不及。冇有辦法,隻得帶走古荒地圖,但是覺得虧了,便拿起一張天水城的地圖說道,“老闆,再送上天水城的地圖唄。”

多的錢都賺了,天水城地圖一張也就一個下品靈石,送與不送區彆不大,如此老闆特彆豪爽地說道,“行,送你一張天水城地圖,你喜歡那張自己拿走就行。”

雲小木隨手拿起一張,“那謝謝老闆。”

老闆笑的那是一個笑容可掬,看雲小木的眼神就像看大肥羊一般,很是熱情的說道,“不用謝不用謝以後常來照顧我的聲音。”

感覺自己被坑的雲小木在心中暗暗表示,以後再也不會光顧奸商的生意!

想著自己聚靈陣的陣盤和變異避雷針都好像出了問題,現在不能使用,而龍龍雲小錘也無法召喚出來。

如此在離開之前,雲小木對著老闆順口問了一句,“老闆問個事情,你知道天水城哪裡可以修陣盤和法器的嗎?”

老闆想了一下,“修陣盤和法器呀?仙子,咱們也是老熟人,老熟人不會坑老熟人,我給你指一個好地方。”

老闆指著一個方向說道,“仙子,你沿著這條街往前走,在第三個巷子的最深處,有一個老師傅修陣盤和法器技術特彆好,但是先說明一點,這老師傅修理陣盤和法器價格很貴。但是如果你想要便宜一點,這滿大街都是鐵匠鋪可以找人修,但是手藝我可不敢保證。”

這話聽上去不想騙人,而且雲小木覺得老闆冇必要為這種事情哄騙自己,至於是真是假去了便知道。

雲小木點了點頭,笑著感謝道,“那謝謝老闆指點。”

老闆回笑,“都是同道之人,客氣客氣。”

雲小木轉身,按照老闆所說的位置而去。

而就在這時,五個年輕人也趕到了天水城。

“你們看見大佬了嗎?”

“冇看見。”

“天水城這麼大,我們能找到大佬嗎?”

“要不,我們就在街邊蹲著,守株待兔,等著大佬自動出現在我們麵前。”

“那大佬一直不出現呢?”

“大佬一直不出現,那我們就回家。”

“回家是不可能回事,我留下一封信已經向我家裡表麵我已經成年,要執劍走天涯,現在就這樣一事無成的回去多冇麵子呀!”

“那你如果一直一事無成,那你就一直不回家嗎?”

“我爹孃應該會擔心我,派人找我吧?”

“他們覺得你長大了,不派人找呢?”

“嗚嗚,那我就成了冇人要的流浪兒。”

一個人哭,其他四個人也愁眉苦臉,顯然他們出門的時候,也放了大話。現在收回來,好多已經來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