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小木對於烏龜殼特彆地喜歡,拿在手裡直接搖個不停,似出於好奇,便突然問道,“我的法器會修好嗎?”

銅錢好似得到召喚一般,再次從龜殼之中掉落出來,叮咚叮咚掉落在地,很是好聽,猶如嘀嗒嘀嗒的八音盒轉動的聲音。

但是賣地圖的大叔坐在一旁聽得隻有噪音,十分嫌棄烏龜殼搖銅錢的聲音。每次聽完之後,自己好似中邪一般。

銅錢落地,得出卦象。

也就在這時,身後突然“砰”的一聲巨響。

雲小木驚地回頭看去,發現老頭的破房子居然直接炸成一片廢墟。頓時塵土飛揚煙霧瀰漫,要不是附近有結界,四周的的住宅都得遭殃。

待塵土煙霧逐漸消失之後,廢墟之中赫然站著一個人。那人的爆炸頭還冒著白煙,皮膚黝黑,完全認不出原本的模樣。

唯獨右手上拿著一根閃著天地雷電之力的變異避雷針,讓整個人看上去猶如萬惡的巫師拿著魔法杖降臨人間,好似要乾壞事一般。

而變異避雷針之上,有一條小金龍快速地再上麵遊走,傲首挺胸不可一世,好似那高高在上的王不可侵犯。

而地上的卦象顯示,馬上修好。

這個爆炸頭臉黑之人正是幫雲小木修法寶的老頭,隻見他大嘴一張,瞬間一口濁氣吐出。怪不得剛纔眼皮跳的厲害,原來是不詳的征兆,可惜當時烏龜殼不在身上,不然可以預防。

雲小木小心翼翼地看著老頭問道,“前輩,你還好嗎?”

老頭作為大佬,能說自己不好嗎?如果被一個小姑娘看不起,那他老臉往哪擱。再說剛剛還想收人家當徒弟,現在瞬間變得如此辣雞,就算跌倒也要跌倒的帥氣,不然影響以後自己找媳婦。

如此,老頭一臉淡定地表示,“剛剛隻是小場麵而已,完全冇有問題。我隻是現身問你,你喜歡什麼樣的武器,我給你把法寶改造型。”

雲小木不喜歡刀劍之類,感覺好危險,最後摸著下巴想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亮有了主意,“前輩前輩,我想要威武霸氣的長槍,那樣可以當武器可以當柺杖可以當魔法杖……功能多,完美!如果可以縮小變大的話那更好了,拿著也方便。”

修仙之人大多數都喜歡用仙劍,好似仙劍更符合修仙之人,卻不想雲小木這個小姑娘偏偏喜歡勞什子長槍。

老頭將做劍的材料默默地收了起來,然後又拿出做長槍的材料,嘴裡還不忘吐槽了一句,“不花錢要求真多。”

雲小木吐了吐舌頭,免費不花錢,自然希望能弄好一點。這樣的機會可不是天天有,現在厚著臉皮都得珍惜。

老頭轉身繼續對著鍛造的工具台操作,以老頭為中心的四周好似加了結界,雲小木完全看不到整個鍛造過程,顯然防止偷師學藝,或者再次爆炸傷及無辜。

雲小木彎腰撿起地上的銅錢,發現上麵已經沾了不少灰塵。吹了一下,又將銅錢重新放回了龜殼裡麵。

雲小木拿著龜殼再次搖了搖頭,心裡尋思這次又問點什麼好呢?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我什麼時候能一夜暴富?”

結果,怎麼搖龜殼銅錢都不掉出來。

咋滴,看不起人?

連上天都覺得雲小木一夜暴富不可能?

太慘了!

換一個繼續,“我什麼時候才能脫單?”

結果,銅錢聲摩擦,就是不掉出來。

咋滴,修仙不配脫單嗎?

雲小木捂住嘴,看來連上天都認為脫單影響拔刀的速度。

賣地圖的大叔的大叔實在看不下去了,“龜殼每天隻能算三次,算完三次你問什麼都不會掉落銅錢出來。”

正玩的起勁的雲小木當場語塞,白激動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