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小木不知道的是,她一邊拿著烏龜殼占卜一邊對著空氣說話,被元帥柒、楊玉素、師兄師弟等人都看在眼裡。

元帥柒一個大老爺們看到這一幕後都覺得慎得慌,覺得很邪門,便一臉擔憂地看著楊玉素開口詢問道,“夫人,你說我這徒弟……腦子不會出現問題了吧?”

哪有師父會這麼說自己徒弟,楊玉素直接給了元帥柒一個白眼,冇好氣的懟道,“你才腦子出現問題。”

元帥柒一臉微笑,“我這不是擔心木木所以說話每個分寸。”

楊玉素歎了一口氣,聲音淡淡地說道,“我覺得木木或許真的去過天水城還見過天機門的盧於道和雲無羨。”

元帥柒也點了點頭,“如果雲小木說的是真話的話,那盧於道和雲無羨或許冇死,我們要不要告知天機門一聲。”

楊玉素搖頭,“咱們冇有證據,真如果送信過去,他們準纏著咱們木木問東問西,到時候真的被髮現什麼端倪,咱們木木豈不是會被他們拉去生吞活剝。”

元帥柒點頭,“夫人說的是,我家徒弟絕對不會讓外人牽著鼻子走。再說天機門不是知天機能演算出一個人的過去現在未來,如果連他們自己都算不出自家祖師爺,那說他們祖師爺待的地方肯定很危險,我們更不應該參與纔對。”

說到這裡元帥柒看著雲小木一臉擔憂,“可是現在的木木……”

有夫人在,腦子有問題這幾個字元帥柒自然不敢說出來。隻是歎了一口氣又搖了搖頭,覺得這個徒弟已經無藥可救了。

楊玉素也隻是自我安慰自欺欺人道,“木木現在已經回來了,說不定修養一段時間,或許有好轉也說不定。”

元帥柒點頭,“希望如此。”

雲小木並不知道自己詭異的行為已經被師父師孃當成腦子有病,而是繼續拿著龜殼繼續不斷地占卜著。

而最後一個問題是,那個帶著自己瞬移海域的男人是誰?

卦象顯示,未婚夫。

雲小木不信邪,繼續占卜這個問題,但是卦象卻一直未變。

雲小木不得已換了一個問題,“我的未婚夫是誰?”

卦象顯示,無。

為了保證卦象百分百正確,雲小木又換了一個問法,“我有冇有未婚夫?”

卦象顯示,無。

如此反推卦象,得到結果不一樣。

說明剛纔第一卦是假卦,不是真卦。

天機演算法上麵有寫,如果當一個人悟得天道便可以隨意更改卦象。雲小木一連好幾次算男人的卦象都顯示,未婚夫。說明那個男人知道自己要算她的身份,已經提前設定好卦象結果。

雲小木看著卦象頓時陷入了沉思,一個能瞬移修為又高還能設定卦象結果之人,會是修仙界那個大佬呢?

既然是大佬,為何突然帶自己橫穿海域回家?

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閒的無聊,雲小木又拿起龜殼開始搖了起來。

“男人送到橫渡海域的目的是什麼?”

卦象顯示:未婚夫。

“男人說我的血很香甜是什麼意思?”

卦象顯示:未婚夫。

“未婚夫是什麼鬼?”

卦象顯示:吸血鬼。

看到不一樣的答案,雲小木眼睛亮了,正準備詢問啥是吸血鬼。

突然,其中一個銅錢突然起立,然後在桌上快速旋轉起來。

雲小木手癢,一巴掌就啪的拍上去。

卦象變了!

卦象顯示:乖,不要在查我的身份,否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還有,你的血很香甜,我知道是巫族之血哦。小心身邊的傢夥,他們就是衝著你的巫族之血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