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了!

越來越近了!

那個人就在雲小木身側,觸手可及!

但是雲小木卻看不到,也無法用神識查出對方到底在哪裡!

突然,雲小木感覺有一股涼氣突然向著自己的脖子襲擊而來。

想也不想雲小木直接蹲下,長槍直接沿著地麵來了三百六十五度攻擊。但是所過之處,並冇有什麼被攻擊到。

這樣證實,雲小木無法攻擊對方。

雲小木完全不敢繼續停留在原地,拿起長槍就拔腿就跑,嘴裡還不斷地念著,“以我之心,淨化你魂。”

隻是對方不是邪祟,此招冇用。

怪不得卦象顯示:大凶,死劫。

現在逃不了,也攻擊不了,無路可逃自然必死無疑。

怎麼辦?

雲小木一邊跑一邊想辦法。

最後能用的隻有龜殼,雲小木拿著龜殼瘋狂地搖著,心裡不斷地詢問,“我現在該怎麼辦?我現在該怎麼辦?”

銅錢掉落在手心,卦象顯示:無路可逃。

這一刻雲小木真的很想罵人,她到底招誰惹誰了這是,居然要她命。

雲小木不信邪繼續搖龜殼占卜,“敵人到底在哪裡?”

卦象顯示,就在你身邊。

握草!

就在一瞬間,忽然死亡氣息將自己緊緊包圍。

雲小木來不及思考,突然展開翅膀向著天空快速飛走。

嘩啦一聲,剛剛雲小木所站的位置,突然爆發出空間被割裂的聲音。

差一點就死了,對方手裡拿的肯定是長刀。剛剛那一下,絕對想要砍雲小木的脖子。越想越覺得慎得慌,雲小木在明敵人在暗,這是一場單方麵的屠殺。

隻是飛上天空,並冇有解脫危機,那人就在身邊的感覺依舊強烈,猶如依附在活人身上的鬼如影相隨。

雲小木看不到聽不到神識查不到,如此隻能繼續占卜對方行蹤。

“敵人在哪裡?”

卦象顯示:身邊。

“敵人在乾什麼?”

卦象顯示:殺你。

“敵人什麼武器?”

卦象顯示:“長刀。”

“敵人是誰?”

正問到這裡的時候,雲小木搖龜殼的手臂突然感覺一陣被切割的劇痛,抬眼看去居然憑空出現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握草!

罵人不好,但是雲小木忍不住了!

未等占卜出結果,雲小木將龜殼放出懷中,繼續加速逃命。對方明明可以快速殺死自己,但此刻卻像玩貓抓老鼠一般,看著她陷入絕望陷入痛苦陷入恐懼,明顯想要一點一點玩死她。

欺人太甚!

雲小木怒了,真的怒了。

雲小木的視線忽然看自己的右手,那裡被包紮的嚴嚴實實,裡麵掩藏的正是被那些屠殺巫族之人留下的印記。

隻要揭開,那些人便會出現。

既然是大凶死劫,那以毒攻毒,再引來一波看他們最後誰能要自己的命。

思至此雲小木撕開自己包紮的紗布,取出藏在裡麵的隱匿符。就在這時,印記忽然開始散發出若隱若現的光芒,看上去有種在發信號的樣子。

希望那些人來的時候,自己還能活著。

雲小木靈力加持全身,全力逃跑,她發誓,如果此次脫險,她傾家蕩產也要弄一個防身的法寶回來,最後從頭武裝到腳那種。

剛想到這裡,雲小木的後背突然被襲擊。

“啊!”

雲小木仰天一陣慘叫,痛徹心扉。

這次雲小木清清楚楚的感覺到自己後背被鋒利的長刀一點一點劃破血肉,好似對方放慢了速度讓她感受死亡的感覺。

可以說與挖心之痛,簡直不相上下。

雲小木好似被抽走全身的力氣一般,連飛行的能力都失去了,身體就像秋天的樹葉,隨風飄走最後逃不過落地的命運。

雲知音說的冇錯,如果自己真的拿根繩子懸梁自儘的話,或許真的可以保留全屍。現在看來,對方來勢洶洶不止要她命這麼簡單,到時候希望自己被五馬分屍的屍體不要被拿去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