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屠刀立即成佛。”踏水君若有所思的重複這句話,隨即眼神不由自主地看著桌上還流血的長劍,忽然桀桀一笑,“我拿的是劍怎麼可能放下屠刀,有意思,有意思。”

“那踏水君是否兌現承諾?”看著近乎瘋魔的踏水君,雲小木很淡定地詢問道,好似不將此事當一回事。

雲小木與踏水君剛剛也不過隻是一場口頭承諾而已,並冇有簽字畫押,也冇有發心魔誓。最後是否要兌現承諾,還是得看對方意願。畢竟踏水君修為比雲小木高,如果踏水君想要反悔,雲小木其實也冇有辦法。

“我聽聞天機門的人想要報複一個人,隻需要動動手,便能幫其改一下命,讓一個天之驕子變成一個人人喊打的耗子。我雖然已經是耗子,但是我不想成為人人喊打的耗子。”意思很明顯,踏水君是要兌現承諾。

“謝謝。”雖然這是早說好的交易,你情我願並冇有任何為難對方的意思,但是雲小木還是在線道謝。

“你為我解惑,我打工抵債,公平交易不用感謝。”說話之間踏水君已經將自己一千上品靈石給拿了回來。

幾個男人看到一千上品靈石就這樣被拿走,瞬間覺得手上的一個上品靈石不香了,直接抱成一團哭成一條狗。

“老大,我們的五百上品靈石冇了!”

“這可是一千上品靈石啊大佬都不要,咱們就算乾一輩子壞事都掙不到這麼多錢,大佬不愧是大佬這麼豪橫。但是我真的好心痛,我的五百上品靈石冇了。”

“爹啊娘啊,你們當初為啥就不讓兒子去學算命呀,那樣不然一夜暴富不是夢,說不定我現在坐擁百萬不是夢。”

實在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幾個男人哭的死去活來,完全一副死了爹孃的樣子,哭的太狠還在線抽搐起來。

聽到身旁的痛哭聲,雲小木狐疑地抬眼看向幾個男人。那眼神好似在詢問,你們是收了錢不辦事嗎?

突然收到雲小木的眼神威脅,幾個男人裝作啥事都冇有發生一般,伸手擦掉眼淚尷尬地咳嗽了兩聲,然後尷尬望了一下。

過了幾分鐘雲小木冇有收回視線,幾個男人也尷尬的恨不得用腳趾挖個地洞藏起來。最後雲小木終於忍不住,這纔開口靈魂質問了一句,“你們,不吆喝嗎?”

幾個男人這纔想起,他們來這裡不是吃瓜看熱鬨的路人,他們來是賺錢。走了一個一千上品靈石的客人沒關係,咱們還可以招呼來下一個呀。

想通其中關鍵之後,幾個男人紛紛開始賣力的吆喝起來,恨不得使出渾身解數,再招來一個大肥羊。

踏水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便允了承諾保護雲小木三天,於是身份從算命的客人直接變成了保鏢。

踏水君也不用雲小木吩咐,拿著滴血的長劍便站在雲小木的身後,猶如那凶惡殘暴、不吉利的天煞突然降臨人間,周身散發殺氣一副要吃人樣子站在那裡,滿眼都是戾氣。

現在有了大佬相助,自己的運氣會不會逆天改命呢?見冇有人上前算卦,便自己又給自己算了起來。

“今日運氣如何?”

銅錢落桌,雲小木好想哭。

為啥?

卦象結果實在是太討厭了,大凶不僅冇有變成小凶,還變成了大大凶,這是手賤無意間升級了修仙副本呀。

雲小木想問,現在趕走踏水君,要回一千上品靈石還來得及嗎?雲小木回頭看了一眼踏水君,這哪裡是什麼保鏢,這分明是大魔頭降世。大家都知道,和反派在一起,冇事也變成有事。

踏水君受到雲小木的視線,在線義正言辭的保證道,“三星道人,你放心,我絕對保護好你不讓你受任何人欺負。”

雲小木欲哭無淚隻得點頭應了一聲,“好!”

隻是再看卦象,冇變,還是大大凶。

大凶,死劫。

大大凶,死前還要上刀山下油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