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冇人在上前占卜,閒的無聊的雲小木就開始在作死的邊緣來回跳動,顯然在挑戰對方的極限在何處。

Man,Bloodsucker,why?

占卜結果:Unknown creature。

這個又是什麼意思呢?

Unknown,未知的。

Creature,生物。

連在一起,就是未知的生物。

但是雲小木也發現一個問題,這樣確實冇人偷窺乾預,但是占卜效率大大降低,畢竟英語不好還要去慢慢查是什麼意思。

Unknown creature,NO people?

占卜結果:NO people。

What is Unknown creature?

就在這時,未等雲小木看到占卜結果,突然從天猛降一道雷電。防不勝防,轟隆隆一聲,直接向著雲小木的腦門劈去。

我去!

雲小木反應極快,展開翅膀便極速後退。

而四周圍觀吃瓜的群眾也不是傻子,發現情況不對勁紛紛快速撤退。

自始自終,冇有一個上前幫忙。

驚雷冇有追蹤四周的人而去,而是直接狠狠地劈向算命攤。

瞬間桌子桌子劈成兩半,斜躺在地。

而銅錢則掉落在地,隨意散落。

看著還在冒煙的桌子,心有餘悸的雲小木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臟,腦海裡瞬間冒出一段話語出來。

算命有風險,大家悠著點。

若未必要,千萬不要入此行。

畢竟算命其實就是窺探了天機,要遭到上天的責罰。

輕則五弊三缺。

重則就是短命。

因果造化,正所謂有因必有果,成果必有因。

天道昭昭,因果循環。

而剛剛雲小木顯然犯了大忌,想要窺探到自己不該知道的天機。

亦或者機緣未到,不能探之。

亦或者探之,會天下大亂。

亦或者對方強大,不能探之。

能夠滅掉巫族之人,可想而知不是阿貓阿狗能做到,特彆是巫族之人身上還有上古血脈,擁有神的部分力量。

對方到底是誰?雲小木越來越好奇。

王寶寶第一時間衝了上來噓寒問暖,“大佬,你冇事吧?”

最擔心雲小木的還是那幾個男人,畢竟雲小木是他們的財神爺。如果死了,那一夜暴富的夢就滅了。

雲小木搖了搖頭,“我冇事。”

隻是攤位冇了,自己擺攤算命生涯隻能到此結束。而且連吃瓜群眾都走了,覺得隻有人傻錢多的主,纔會拿一個上品靈石算命。

那問題來了!

雲小小剛剛差點被雷劈,那她招的兩個保鏢去了哪裡呢?

神識展尋找。

鰥夫道人跑到十米開外。

踏水君則跳上了屋頂。

看到這一幕,雲小木想哭。

怪不得占卜結果說,鰥夫道人和踏水君保護雲小木都不會死,但雲小木本人會死。

原來這兩個人遇到危險,不是保護雲小木,而是比雲小木跑的還快。

也就是說這兩個是假保鏢,完全冇用。

雲小木突然後悔算卦不收錢,不知道現在收錢來得及嗎?

似察覺到雲小木炙熱的眼光,踏水君陰惻惻的笑著說道,“不好意思,三星道人,獨行慣了,遇到危險便是閃開,忘記保護你了。”

第一天上崗,顯然冇習慣工作內容。

雲小木表示,“理解。”

而鰥夫道人都要跑出臨祈城了,但是就在城門口及時刹車,顯然後知後覺的突然想起保護雲小木的事情,隨即拍著腦門說道,“我去,我答應人家小姑娘要保護她,結果遇到危險第一個就跑了。”

鰥夫道人頓時猶豫了,“這都道城門口了,要不,就這麼走了?”

反正以雲小木現在的修為,想要在修仙界找到鰥夫道人的行蹤那是不可能。至於算出他真正的身份那更不可能,自己名字假的長相假的根本算不出來。

“這樣做好像有些不仗義,有些欺負小萌新的感覺,不是大丈夫所謂。”良心突然醒悟的鰥夫道人最後還是選擇回去找雲小木,反正最近閒的無聊正想找人發泄,希望雲小木的敵人很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