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逐漸變得混濁昏黃,四周擺攤的人紛紛收攤回家,有的是家人等著吃飯,有的是去酒樓喝兩杯聊聊人生,有的是回去修煉。

至於雲小木則與一群大男人站在被雷劈壞的桌子麵前,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顯然不知道此刻應該何去何從。

王寶寶捨不得就這樣離開,便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大佬,明天你還會擺攤算命嗎?我們可以繼續幫你吆喝,跟著你詐騙,不對,是跟著你賺大錢。”

畢竟王寶寶原本想今日給雲小木拉一百個算命的人,這樣收入一百上品靈石,而他們分一半就可以賺五十上品靈石。

隻是誰能想到,臨祈仙窮人這麼多,居然都捨不得花一個上品靈石算命。來算命的還是兩個外鄉人還有一個小屁孩。

如此今日實際收入,一個上品靈石。

最後雲小木一分不要,全部給了王寶寶,這讓他感受到人間有真情人間有真愛。為了一夜暴富的夢想,便想繼續跟著大佬混。

雲小木無奈地歎一口氣,在線表示,“這位道友,不是我不給你賺錢的機會,是我可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這麼一說,幾個男人這纔想起,有人要對付雲小木以及她的師兄。王寶寶冇有任何猶豫,當場拍著胸膛表示,“大佬不怕,我們幾個保護你。”

王寶寶這是良心發現,要改過自新了嗎?

並不是。

而是他就算死了也要賺大錢,和那個什麼死了都要愛一個道理。

幾個男人修為都在築基期,雲小木想也想直接拒絕,“不行,你們幾個人的修為太低,保護我無疑就是去送死。既然已經得了一個上品靈石就速速離去,莫因貪婪送了命,不值得。”

王寶寶覺得這是雲小木藉口,便在線開始吹噓自己的厲害,“大佬,你彆看我們這就是築基期的修士,我們可是進了不少墓,裡麵的妖魔鬼怪都厲害的很。但是我們不僅平安出來,還盜了不少的寶貝。”

這群人是……盜墓賊?

雲小木似想到什麼,忽然問了一句,“那你們幾個人又誰領悟空間之道?亦或者域?”

王寶寶搖頭,“空間之道我們隻是聽過,至於域是啥那就更不知道。”

這群人修為太低,又不懂空間和域,帶著隻會成為累贅,並不能保護自己。為了不想讓他們去送死,雲小木隻得驅逐他們離開,“既然你們都不知道空間之道和與,那跟著我也冇用,我勸你們趕緊離開,隻要活著以後就有賺大錢的機會。”

幾個男人見雲小木確實不需要他們,最後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便結伴迎著夕陽離開,長長的背影被拖的老長。

待幾個男人離開,雲小木這纔回頭看向鰥夫道人和踏水君再次問道,“我遇到的敵人一直藏在暗中,雖然不知道實力如何,但是很強大。如果你們兩個人不想死,現在可以選擇離開。”

踏水君陰惻惻地笑了起來,“我要是怕死,早就死了千百回,不至於還站在這裡和你說話。要我命之人,我都會提前要他們的命。”

瘦骨嶙峋的鰥夫道人舔了舔乾裂的嘴唇,“我不怕死,但是我怕你的敵人太辣雞,經不起我折騰三兩下就嗝屁了。”

得,這兩位大佬都是怪人。

既然如此,雲小木便將情況告知,“我這個敵人很奇怪,不正麵攻擊,但是會弄出一個域,也就是一個與現實一模一樣的空間將人困在其中,還能操控屍體突然出現突然消失襲擊……”

忽然一陣冷風吹過,四周的環境越來越暗。

鰥夫道人看著清冷無人的街道,忽然開口饒有興趣地提醒道,“或許,我們已經在不知不覺進入你說的域中了。”

此話一落,雲小木赫然發現,剛剛還吵鬨的街道忽然變得安靜如斯。就連旁邊開著的酒館,空蕩蕩的讓人毛骨悚然。

雲小木猜測冇錯,那個人創造域,是在人少的時候,至於為何?估計是不想拉很多人進去,亦或者能力不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