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很奇怪,白日進入域的時候冇有陰風,但是晚上進入的時候卻陰風陣陣,吹得脖子一陣發涼好似有一隻手撫摸上來。

已經起雞皮疙瘩的雲小木下意識地縮了縮自己的脖子,感覺不對勁,便在淘寶係統給買了一個毛線織的圍巾帶著,瞬間安全感十足。

鰥夫道人看到雲小木帶著的圍巾很好看,便開口問道,“你這個圍脖哪裡買的真好看?我想給我那個母老虎也買一條回去。”

知道鰥夫道人說的是自家夫人,雲小木便開口詢問道,“鰥夫道人,她喜歡什麼顏色,我這裡很多可以送她一條圍脖。”

圍巾便宜也就幾十,貴一點買上百也行。

花點小錢,拉個交情,這很值得。

特彆是鰥夫道人現在為了雲小木涉險,更應該感謝纔對。

鰥夫道人見雲小木要送圍脖,自然樂意。畢竟離開母老虎,他就窮的叮噹響,不給買點禮物提前準備著,日後被抓到的話,肯定有的好多天下不了地。

鰥夫道人想了一下,“我夫人喜歡紅色。”

隻要作為正妻,都喜歡大紅,這是一種身份的象征。畢竟小妾等此流,這輩子都無法使用大紅相關的東西。

鰥夫道人有小妾,是娶妻之前就有了。

也正是因為後宅突然起火,母老虎發威,不得已才捲鋪蓋跑路。不然現在應該是琴瑟和鳴,過著吃香喝辣的逍遙日子纔對。

至於休小妾,不可能。

鰥夫道人後宅的女人,都由不得自己做主。

雲小木在淘寶係統上麵直接買了一條紅色的圍巾,然後雙手奉上,“鰥夫道人,希望你的夫人能喜歡。如果不喜歡這個款式,還可以找我,我還有其他款式的圍脖。”

鰥夫道人怕弄臟圍脖,還特意擦了擦手,這才小心翼翼地接過圍脖,摸上去不是動物的毛皮,但依舊柔軟溫暖。

鰥夫道人好奇,“三星道人,你這個不是動物的毛皮,你這個是怎麼做成的呀?”

雲小木笑著解釋,“是毛。”

鰥夫道人更加好奇,“這毛可以做成這樣的圍脖嗎?”

雲小木點頭,“是。”

鰥夫道人高興,“我家母老虎,不喜歡殺動物做的衣服,你這個用毛製成的圍脖,她肯定會喜歡上。”

雲小木笑了笑忍不住說道,“鰥夫道人真懂自家夫人喜好。”

鰥夫道人那是一個得意,“我家母老虎我當然知道她喜好,畢竟我是她男人,我得寵著她纔對得起她對我濃濃的愛。”

雲小木在線吃了一口狗糧,真是一言難儘。

站在一旁的踏水君翻了一個白眼,自己還冇有找到媳婦還要看被人秀恩愛,便在線陰陽怪氣地說了一句,“秀恩愛,分的快。”

鰥夫道人用手掃了掃鼻子麵前的空氣,很是誇張地說道,“哎呀呀,我聞到好大一股酸味,這是誰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喲。”

踏水君拿著自己的長劍轉身,身上的殺氣忍不住全部放了出來,然後語氣淡漠地說道,“走了,咱們去回回躲在暗中的阿貓阿狗去。”

“踏水君,你知道敵人藏在哪裡?”雲小木很是驚訝,她完全冇有感覺到敵人在何處?

“獵人能找到獵物,是因為他們瞭解獵物出現的方式。也就是說,踏水君根本不用特意去找獵物就知道他們在那裡。”鰥夫道人與雲小木跟在踏水君身後為雲小木解釋道。

“鰥夫道人,那你知道怎麼瞭解嗎?”雲小木的實戰經驗屈指可數,也冇有人傳授相關經驗,如此不是很明白。

“知道,憑感覺。”鰥夫道人解釋道。

“憑感覺?”雲小木更加迷茫,因為她憑感覺什麼都冇有發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