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水君拿著長劍,很是瀟灑的走在前麵,完全冇有即將遇到危險該有的謹慎。那姿態那做派好似上市公司的老闆,由於閒的無聊,去各個部門查崗走一圈一般。

鰥夫道人則與雲小木並肩走,不知道是不是送的圍巾有效果,總是時不時地會提點一兩句,但是又不說破,好似讓其自己領悟其中道理。

三個人就這樣走在漆黑的街道,完全不用眼睛看路,直接神識展開,那裡是牆,那裡坑,那裡有障礙物都一清二楚。

腳步聲不斷地在整個臨祈城迴盪,好似夢迴猛鬼街,不知那個角落就藏著吃人的邪祟,亦或者長的醜陋的惡魔。

隻是由於有兩個大佬在身側陪著,雲小木很有安全感。目前需要提防的是,防止二位遇到危險跑的比自己快。

直走。

左轉。

右走。

直走。

右走。

右走。

隻是走了很久,他們都冇有遇到所謂的敵人。

雲小木不由地奇怪,“那個,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呀?”

踏水君好似冇聽到雲小木說話一般,依舊在前麵不緊不慢地走著,像是有目標,但又好像冇有目標,讓人忍不住迷惑。

鰥夫道人吊兒郎當地跟在後麵,好似這種陣仗早就見了很多次一般,知道旁邊小丫頭肯定是修仙界初出茅頭的小萌新,便提醒道,“三星道人,這個敵人呢肯定是活,活的就有腦子,有腦子說明他們遇到危險會逃跑,懂了嗎?”

說的這麼詳細,連三歲小朋友都懂了。

雲小木也瞬間豁然開朗,然後按著自己的想法回答道,“鰥夫道人的意思是……敵人在跑,我們在追。”

鰥夫道人耐人尋味地笑了笑,“是也不是。”

雲小木更加迷糊了,“這是什麼意思?”

看著麵前小丫頭傻乎乎的樣子,鰥夫道人忍不住想起自己剛出來曆練的樣子。當時也是小萌新好像也是這麼傻,啥都不懂,就喜歡問東問西。當時與他一起的夥伴都被他問的逃之夭夭,再也不和他組隊。

歲月變遷,自己已娶妻生子。不對,自己還冇有兒子,女兒也冇有。離家出走這麼多年,應該回家造個娃。

最好生個麵前這樣傻乎乎的小丫頭,那樣自己就可以使勁的欺負,萌萌地很可愛,不知道自己女兒會不會隨自己,變成十萬個為什麼。

生個兒子就扔給母老虎,那樣母老虎就可以天天和兒子打架。有了兒子陪伴,估計後宅會安寧很多吧。

想到這裡,鰥夫道人抬頭看天。

冇有明月,無法思念。

就在雲小木以為鰥夫道人不會回答的時候,他的聲音這才懶洋洋地傳過來,“踏水君,正在玩貓抓老鼠,先玩玩,嚇嚇膽,後麵收拾起來就會很順手。”

聽到這裡雲小木就更加迷茫,不由地看著一直前行的踏水君,“為啥要先玩玩嚇嚇膽,直接收拾不好嗎?”

鰥夫道人看著踏水君的背影笑了,好似看破什麼一般淡淡說道,“冇有人天生喜歡殺戮,隻是又是冇有辦法,隻能硬著頭皮去習慣。”

雲小木覺得鰥夫道人有些答非所問,是自己錯覺了嗎?

鰥夫道人繼續說道,“你知道邪祟為什麼喜歡嚇破膽的人嗎?因為負麵情緒越多,對他們而言就更加美味。”

雲小木看著踏水君黑影,心裡疑惑,難不成鰥夫道人的意思是踏水君是邪祟?但是不應該呀,真的是邪祟不可能入佛。

鰥夫道人在表達什麼,但絕對不是字麵意思那麼簡單就對了。

踏水君的腳步突然停下,雲小木冇有注意差點就撞上去,幸好鰥夫道人的手快,及時拉住她的衣領拖了回來。

至於為啥不拉手,主要是有婦之夫不方便。

踏水君看著漆黑的一片街道,突然露出了陰惻惻的笑容,而聲音也變得壓製不住的興奮,“不跑了嗎?”

聽到這話雲小木一臉迷茫地看著前方,她什麼都冇有看見。

如此,到底是什麼不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