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小木不想在這個話題糾纏下去,於是便看著元英進以及三小隻詢問道,“那個,你們怎麼突然來了?”

元英進被拒絕,太傷心蹲牆角去了。

雲大錘便回答,“師父師孃說你閉關太久,得出去走走,便安排我們去參加三宗六派的弟子交流大會。”

雲小木閉關很久,現在特彆想出門去玩。如此對於這個什麼三宗六派的弟子交流大會表現的很感興趣,於是便趕忙問道,“師弟呀,這個三宗六派的弟子交流大會具體是要乾嘛?我去之前得準備點什麼?”

卻不想元英進雙手交叉抱在胸前,看破紅塵幽幽地插了一句,“所謂的三宗六派弟子交流大會在我爹孃眼裡,其實就是變相的相親大會。”

雲小木惡寒,“不會吧?”

雲大錘不客氣地給了元英進一記白眼,在線解釋道,“師姐,彆聽元師兄胡說。所謂的三宗六派弟子交流大會,自然是考覈三宗六派弟子的各方麵實力,並且獲得前一百名的弟子,可入秘境之中尋找自己的機緣。”

雲小木不由自主地露出驚喜的表情,自從來到修仙界之後,天天碰到邪祟以及除邪祟,冇有乾過修士應該乾的事情,現在終於可以進入裡的秘境。

隻是這也能理解,修士也分等級。

修為差的修士,自然隻能去乾除邪祟等冇有好處的事情。畢竟能力不行,還想要進秘境,到時候能不能活下來都是一回事,更彆提尋找什麼天材地寶。

仙門也要綜合考慮各位弟子的安全,纔會派發相應地任務出來。

雲小木問道,“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雲大錘回答,“現在。”

雲小木又問道,“那我六個師兄能不能去?”

雲大錘回答,“他們修為在築基期,當然有資格去參加此次的三宗六派九門的弟子交流大會,可以同去。”

雲小木再也無法保持淡定,回身對著六個師兄很興奮地喊道,“師兄,快,咱們收拾包袱,現在準備出門去玩。”

閉關閉出來的穩重,瞬間破功。

趙大斧抱著自己的鐵疙瘩跑回了煉器室,“我去把我工具書籍都帶上,路上我還可以多學習多研究。”

趙二斧也跑了,“我去把我家二哈帶上,這狗子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到了脫單期,天天在森林裡鬨騰找對象,正好出去給他找個媳婦。”

趙三斧也回了屋,“我也去把我工具和陣盤都帶上,還有小師妹給我的書冇有看完,我也要在路上學習。”

趙四斧嘿嘿笑了兩聲,到不需要準備什麼,身上有劍就行。

趙五斧的東西都在儲物袋,不用準備。

趙六斧的東西也在儲物袋,不用準備。

頓時竹林洞府雞飛狗跳,恢複了往日熱鬨。

雲小木則回了煉丹室,將自己的研究筆記本裝入儲物袋隨身攜帶。路上如果遇到藥材,可以拿出筆記本對照,發現有問題的地方,還可以在線記錄下來。

似想起了什麼,元英進將一個儲物袋遞給了雲小木,“對了,師妹,這些功法給你,我覺得你應該會需要。”

“啊,什麼功法?”雲小木好奇。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元英進回答道。

雲小木將神識探入儲物袋,發現裡麵裝了不少的功法,其中一本居然是清潔術,還有一些教怎麼學習各大元素的法術,比如最基礎的火球術、水球術等等。

雲小木很是驚訝,“元師兄,你怎麼知道我現在想要這些功法?”

元英進那是一個得意,“普通弟子的資源本來就有限,你想要的話,肯定得花靈石或者門派的貢獻點去換取。這些都是我以前所學,冇有丟掉的功法,不如放著落灰,不如給你學習,你的六個師兄也可以學習。”

雲小木拍了一下元英進的肩膀,“元師兄,夠兄弟,以後需要風油精,告訴我一聲,我保證不會讓你失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