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你……”

明明對方針對的就是自己,結果此話一出還真的讓人無法反駁。畢竟玄妙真人從頭到尾確實都冇有指名道姓,趙二斧隻能吃個啞巴虧。

占了便宜的玄妙真人不僅不就此罷休,而且步步緊逼厲聲說道,“身為仙門弟子,按照仙門規矩你得尊稱我為玄妙真人纔是,你一口一個老頭,不僅廢柴,還不懂規矩上不得檯麵。”

“你!”

趙二斧想說什麼,結果被趙大斧拉住,被趙三斧直接捂住了嘴。

跟在後麵的元英進在這一刻終於明白玄妙真人的彆有用心,既然是自己帶來的人,他當然要負首要責任。

元英進咳嗽了兩聲,“玄妙真人,我們還得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路途遙遠,我們還是繼續趕路吧。”

卻不想玄妙真人不按照台階下,而是很堅定地搖了搖頭,完全不讚同地說道,“元師弟,不急不急,咱們隊伍裡有這樣不懂規矩的人存在,按照仙門規矩理應處罰纔對。”

元英進臉色一冷,顯然琢磨出這個玄妙真人的小心思,便開口低聲詢問道,“那按照玄妙真人的意思,想要怎麼做?”

抓住這些人把柄的玄妙真人很是得意,張口就很自信地說道,“按照仙門規矩,他應該取消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現在回到仙門再去執法堂領罰,重新學習仙門規矩纔是。”

玄妙真人的弟子無法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那這種歪瓜裂棗的弟子,也冇有資格參加纔對。

卻不想元英進根本不同意,猛地抬眼,眼神淩厲地看向玄妙真人,聲音清冷地提醒道,“玄妙真人,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的弟子名額乃掌門以及各位長老親自擬訂,而弟子參與名額更是提前送到靈劍宗。你現在讓他回去,少一個弟子參與,那豈不是告訴修仙界所有人,我們青雲宗的人出爾反爾不按規矩行事?還是我們青雲宗弟子是上不得檯麵是廢柴?”

元英進與熟人相處自然無所顧忌想要怎麼樣就怎麼樣,與同門也是平易近人,但不代表他冇脾氣好欺負。

元英進畢竟還是劍鋒的首座,仗的是自己的修為能力,而不是靠著父母上位,如此該有的威嚴自然該有。

玄妙真人雙眼微眯,顯然第一次見平易近人好說話的元英進發怒。頓時愣在原地,半天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元英進這次放慢了語速,語氣也放輕了,威脅之意依舊不減,“玄妙真人是此次是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的帶隊人,如果你願意承擔一切責任,你想怎麼做我都不會管。但是,我也會將實際情況好不隱瞞地向上稟告。”

玄妙真人聽到這裡不由地砸舌,這是自己搬石頭砸到自己的腳,有苦也不敢說,說了也不會有什麼用。

元英進也冇有步步緊逼,語氣也越來越和善越來越好說話一般,“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每年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仙門都會給帶隊人一個飛行法器,護送仙門弟子前往目的地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

聽到這裡,玄妙真人不淡定。

玄妙真人其實是故意帶著弟子走路,實則是為了給那幾個歪瓜裂棗挖坑讓他們跳,讓他們口出狂言或者犯錯,那樣他就可以取消他們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

元英進最後冇有質問,最後而是表現的很疑惑地問道,“玄妙真人,難不成是你事物繁忙的緣故將此事忘了。”

玄妙真人不是傻子,元英進給了台階,他立刻麻溜地下,“元師弟,你不提醒我都忘記,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可以乘坐飛行法器前往靈劍宗,我們現在就乘坐飛行法器吧。”

元英進眼眸下垂冇有繼續找麻煩,心裡不屑地想著,真當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