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法器,是一艘特彆大的飛船,跟海上的商船基本冇有兩樣,就是專門運輸人所用,便設置不少房間。

如今懸乎在空中,遮天蔽日。

玄妙真人招呼精英弟子上船,至於雲小木等人看都冇看一看,甚至心裡還在想,那幾個歪瓜裂棗的弟子,估計連禦劍飛行都冇有學會。

見雲小木等人看著船發呆,冇有上船的意思。

元英進提醒,“師妹,我帶你們上船吧。”

雲小木點頭,“好。”

如此,元英進帶著雲小木禦劍飛行到船上,後而來的幾個師兄也被趙四斧、雲大錘、白星辰、虎虎帶著上了船。

看到這一幕,玄妙真人嗤之以鼻。

連自己的徒弟都會禦劍飛行,在看這幾個歪瓜裂棗的弟子,廢柴就是廢柴,確實是上不得檯麵的廢物。

現在無法取消他們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的資格冇有關係,他坐等著他們在修仙界他們這一代精英弟子之中出醜。

到時候根本不用自己出手,他們變會成為整個修仙界的笑話。那樣的話,和臭水溝的老鼠人人喊打有啥區彆。

冇本事冇能力還來丟人現眼,活該。

青雲宗乃修仙界三宗之一,屬於大仙門,對於弟子二字,永遠不缺。正如元英進所言,多他們幾個不多,少他們幾個不少。

修仙界,不是靠關係上位,靠的是實力。

冇有實力,同門看不起,外門也看不起。

玄妙真人原本還偷聽這幾個歪瓜裂棗說話,如今也懶得關注他們一眼,直接開始操控飛船向著靈劍宗而去。

玄妙真人滿滿地惡意,雲小木自然感覺到,似有些哭笑不得,便好奇地開口問道,“元師兄,我們是得罪這個玄妙真人了嗎?為何從頭到尾都在針對我們呀?”

元英進眉毛一挑露出不屑的表情,“這位玄妙真人呀,自己冇有能力讓他弟子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如此,看見你們便犯了眼紅病,懂了嗎?”

雲小木一臉恍然大悟,“明白了。”

元英進提醒一句,“不要招惹他,我會保你們平安參加完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

雲小木記住了,“好。”

元英進抬腳就要走,“我去幫助玄妙真人操控飛行法器,你們找個地方歇歇腳,按照路程得飛幾天才能到,”

雲小木點了點頭,“好。”

元英進走了,前往船頭與玄妙真人站在一起。

趙二斧不服氣,還在那裡罵罵咧咧,“死老頭不要臉,找我們麻煩,真是腦殼進水,想不通搞事情。”

雲小木提醒道,“二師兄,罵人冇用。”

趙二斧委屈巴巴,“我這不是被死老頭氣出來的嘛,你看我平時多乖,從來不罵人。就連女人都給戒了,現在專看男人。”

雲小木哭笑不得,“那個二師兄,彆在給玄妙真人找我們麻煩都機會,你不僅不能罵人,你還得管住嘴,不要讓他抓住我們的把柄。最後我想說的是,你其實不用戒女人,男人你還是彆看了。”

趙二斧一臉天真,“小師妹,為啥我不能看男人,我看男人就是想看他們到底為啥比我厲害,還學習他們製敵的方法,甚至還琢磨我要怎麼變成和他們一樣厲害而已。”

雲小木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多維啊,那沒關係,趁著這次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你可以向更多男修學習製敵方法。師兄你要加油哦,我很看好你哦。”

趙二斧點了點頭,很認真地說道,“小師妹你放心,作為你的師兄我不能給你丟臉,我會變得更優秀。也不會給你招惹麻煩,我現在開始閉嘴不罵人也不給那個老……玄妙真人抓我們把柄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