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四周的風景突然變換,赫然出現粉妝玉砌美不勝收的建築。猶如進了仙界,金光萬道滾紅霓,瑞氣千條噴紫霧。

“小師妹,快看,我們應該到靈劍宗了!”趙二斧這幾天一直陪著雲小木練習法術,發現飛船外麵的變化後,便第一時間告知。

雲小木抬眼望去,雲海之中多出現三個字,靈劍宗。字體威武霸氣讓人不可褻瀆,甚至還散發著讓人不可忽略的劍氣。

靈劍宗,如其名,劍術在修仙界稱霸第一。

如此,主修劍,選修其他輔助。

不像靈雲宗人才五花八門術都有專攻,有劍術大師,有煉丹大師,有煉器大師,有陣法大師,有馭獸大師……

飛船緩緩停在廣場之上,飛船四周流光色彩的保護罩也在這一刻消失,各弟子也在這一刻紛紛禦劍飛行而下。

禦劍飛行雲小木冇學,感覺踩在上麵肯定會很危險,劃破小腳腳受傷就不好了,為了穩妥起見她還是飛了下去。

結果身子剛飛起來,腳已離開地麵,元英進就嗖的一下飛過來,將雲小木扔到長劍之上,麻溜地下了飛船。

靠的近,還能聞到風油精的味道。

剛落地,玄妙真人臉色難看。

甚至已經在心裡罵罵咧咧,築基期還不會禦劍飛行真是丟人現眼。要是他是掌門,絕對不會讓這些廢柴來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

靈劍宗有人來接待,玄妙真人便開始與那些人開始交涉起來。顯然覈對身份,以及前來弟子的名單。

趁著這個時候,雲小木小聲地對著站在身側的元英進說道,“我說,元師兄,我會飛,你不用每次都提著我飛。”

那感覺就好像自己是一隻小雞崽,輕輕鬆鬆就提起來了一般。

元英進那張冷若冰霜的臉瞬間消失,對著雲小木微微一笑說道,“師妹,你笨啊,為了獲得進入秘境前一百名的資格,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的弟子,都會打探對手實力。”

雲小木眼睛一亮,忽然明白元英進用意。

果不其然,元英進繼續說道。

“如果被對手打探出實力很強的話,他們會特意製定針對敵人的計劃,然後想辦法,在開場第一時間除之。”

“所以你要裝成小辣雞,迷惑敵人視線,讓敵人輕視。說不定,咱們在擂台處於劣勢,也能轉變為優勢。”

雲小木點了點頭,不由自主都豎起了大拇指一臉佩服地誇獎道,“元師兄,看不出來,你居然還會玩戰術。”

元英進不屑一笑,“師妹,修劍術的修士不講究戰術,不管是在擂台上麵,還是在實戰上麵,會死的很慘。”

說到這裡還想到什麼,又補充了一句,“小師妹,少和玩劍術的修士在一起玩,小心他們隻是為了從裡口中套訊息。”

雲小木驚訝,“不會吧?”

元英進提醒道,“秘境名額就前一百名,每個門派來的弟子最多一百人,最少也有五十人,三宗六派九門的弟子加起來,大概上千的弟子,不用點手段怎麼可以獲得機會。”

雲小木好奇,“不是看實力嗎?”

元英進笑了,“師妹,人家提前打聽訊息指定針對計劃,也是一種實力。但是敵人知道你所有的實力,但是你對敵人一無所知,到時候真的上了擂台很吃虧。”

雲小木點了點頭,“元師兄,那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裝小辣雞,這個雲小木擅長。

畢竟她本來就是一隻小辣雞,根本不用裝。

忽然隊伍動了,顯然玄妙真人與靈劍宗弟子交涉成功,現在安排住所休息,準備七天後的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