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劍宗給青雲宗安排的暫時住所,乃上峰。環境優雅,乾淨到一塵不染,與三宗之一的無極宗為鄰。

無極宗,最高深的修煉手法,乃雙修。

如此,出現的弟子要麼出雙入對,要麼就是站在某處露出桃花眼,想要勾搭其他仙門的男修女修回仙門。冇有辦法,本門的資源不夠,新來的弟子得自食其力自己找對象。

如此,無極宗被三宗六派九門列入黑名單,看見都要繞道走。不僅對方實力強,而且還會拐走他們仙門資質上好的弟子。

曾經,青雲宗掌門弟子,就被無極宗的一個普通弟子給拐到無極宗。從此以後,兩宗互相看對方不順眼。

這不,仇家相見分外眼紅。

無極宗的人,故意擋在了青雲宗前往住所的必經之路。

“哎呀,是青雲宗的玄妙真人來了!”無極宗此次帶隊之人正是太虛真人,見到玄妙真人便很是得意地開口打招呼,那樣子好似親家一般熱情不像話。

玄妙真人冷哼一聲,完全不搭話,繞道就想直接離開。除了不想招惹是非,被拐走弟子,還因為他們隊伍又幾個上不得檯麵的歪瓜裂棗,得帶回去藏起來,免得被人笑話。

卻不想,玄妙真人不想對方發現什麼,對方就偏偏發現什麼。

這不,太虛真人發現隊伍後的雲小木以及六個師兄,好似發現什麼新大陸一般,叫的特彆歡快地大聲嚷嚷道,“玄妙真人,你們青雲宗是冇錢缺資源收不到好徒弟嗎?居然讓這些普通資質的弟子前來參加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你們這不會是自暴自棄主動放棄進入秘境的名額吧?”

此話一出青雲宗的弟子感覺受到侮辱,個個變得憤憤不平,想要出手教育這個口出狂言之徒。但是在出門之前,仙門規定不能隨意出手,最後也隻能憋著一口氣忍著。

玄妙真人臉色唰的一下變得很是難看,就知道帶著他們來會被嘲笑。原本對雲小木等人不滿,現在恨不得掐死他們。

但是,身為同門,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不管雲小木等人現在多上不得檯麵,作為青雲宗帶隊人玄妙真人必須把麵子撐起來。

玄妙真人冷笑一聲,故作不在意地說道,“太虛真人,就算我讓你幾個名額又怎樣,難不成你還能包攬進入秘境的一百個名額?”

火藥味十足,就連下麵弟子紛紛感受到四周靈氣開始瘋狂地運轉起來。有一種被抽空空氣,讓人感覺窒息之感。

太虛真人不生氣還笑嗬嗬地說道,“這一百個名額我們無極宗吃不下,隻是你們青雲宗如果再多來一點普通資質的弟子,那我們就能多進幾個精英弟子。”

這個大實話,玄妙真人不愛聽。

正當場麵陷入僵局的時候,元英進從後麵慢慢地走了出來,不怒不喜一臉平淡地說道,“玄妙真人,太虛真人,與其在這裡口舌之爭,不如讓弟子在交流大會上麵大方光彩更有意義,你們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待一個人爬上高位,自然得有不同麵孔。

元英進對於變臉,處理的很恰當。

元英進,乃往屆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的第一名的弟子,自然修仙界很多人知其名見其過真人。

再則對方父母乃元嬰期大佬,招惹不得。

如此太虛真人拱手禮貌地說道,“原來是元劍真人,失敬失敬。”

元英進拱手回禮,“太虛真人,你好。”

有理有節,挑不出毛病。

太虛真人目的已達到,便退步讓行,依舊笑的很親和地說道,“元劍真人和太虛真人這一路趕來想必累了,那在下不打擾二位帶著弟子前往住所休息,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