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說,為啥小師妹要出去賺錢呢?”趙大斧想不通某些問題的時候,就喜歡號召柴火房所有師弟一起想,這叫人多力量大。

“你們說是不是小師妹家很窮,窮的啃樹皮吃觀音土那種程度,所以需要小師妹一個女娃子賺錢養家呢?”趙二斧結合實際猜測道。

瞬間幾個師兄的腦海裡,不由自主地出現貧窮地區餓得枯瘦如柴的孩子抱著樹皮坐在焦土地上啃樹皮的淒慘場景。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小師妹實在是過得太慘了,小小年紀還是女娃就要養家,想想我小時候家裡雖然窮是窮了點,但頓頓都有肉,還是剛殺最新鮮那種。”趙大斧不由感歎道。

“對,我小時候家其實也很窮,就是窮的天天吃野味那種。”趙二斧也感慨道。

“你們這一個天天吃肉,一個天天吃野味,你們窮毛線啊窮!”趙五斧直接不客氣的懟道,“我家才窮好不好,人靠海邊,隻能天天吃海鮮,吃的我都快吐了。”

“你們幾個確定不是跑到這裡來炫耀自己家有錢的嗎?”趙三斧的摺扇一打,已經將一切話語背後的想法看透。

“這還不算窮?”腦子裡充滿大大問號的趙大斧、趙二斧、趙五斧語氣疑惑的問道,畢竟在他們族人之中,他們屬於最窮的那種,窮的都快在族裡抬不起頭。

“四師弟、六師弟,說說你們平時吃肉、吃野味、吃海鮮嗎?不吃那你們平時吃啥?”趙三斧不答反問另外兩個師弟。

“我家窮,吃不起肉,吃不起野味,吃不起海鮮,我們平時就吃野菜稀飯和糠窩頭。”憨憨的趙四斧老實巴交的回答道。

“我家連飯都吃不起。”天真的趙六斧眨眼誠懇的說道。

“你們聽到冇,四師弟和六師弟家纔是地地道道的窮人,你們窮毛線。”趙三斧直接拿著摺扇對著天天吃肉、天天吃野味、天天吃海鮮的三位便是一頓口頭教育。

“那老三,你家的家境怎樣?”這每個都報了家裡情況,唯獨趙三斧冇說,於是趙大斧好奇的詢問道。

趙三斧一臉望秋悲的看著天空,似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緩緩開口悲傷的說道,“我家其實比你們還要窮一點,就是天天吃肉、天天吃野味、天天吃海鮮……”

趙大斧聽不下去,直接起身活動拳頭當場號召兄弟,“兄弟們,揍他!這廝裝逼!”

見師兄師弟猶猛虎撲上來,趙三斧抱頭蹲在地上大聲喊道,“救命啊!我冇有裝逼!我說的都是老實話!”

經過一番一打五的混戰之後,趙三斧舉起了白旗求饒,“我承認我有錢,我願意貢獻出我這些年攢的全部月錢536枚下品靈石給小師妹養家!”

見此幾個師兄師弟才住手,然後紛紛開口願意捐錢給小師妹養家。

“我出500枚下品靈石!”趙大斧也掏出自己所有的月錢。

“我出452枚下品靈石!”趙二斧也掏出自己所有的月錢。

“我出2230枚下品靈石!”趙四斧也把自己拚命砍樹的月錢砸了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