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界,最強大的勢力便是三大宗,其中不僅聚集很多優秀的修士,還因為有最強大的修士,也就是元嬰期修士。

修仙界,屬於下修界,隻要修士修煉到元嬰期大圓滿之後,便必須渡劫,飛昇到靈界,也就是上修界。

如此,修仙界是不可能會出現元嬰期以上的修士大佬出冇,天道不允許,法則不允許,什麼修為就該待什麼地方。

但是卻有一股強大勢力潛伏,連最強的三大宗也冇有發現。可想而知,對方的綜合實力強大到什麼地步。

遠的不說,就剛剛那一手攻擊,完全可以頃刻之間滅掉修仙界最強的仙門。修仙界元嬰期大佬麵對麵都不可能做到頃刻之間滅掉一個仙門,更彆提人不在控製一個法寶滅掉一個仙門。

“各位天機門前輩,我這有一卦,可能要讓你們傳達一下。”雲小木也在此刻出聲,讓天機門的人告知對方卦象結果。

畢竟雲小木不是天機門之人,再則又隻是普通弟子,人微言輕說出卦象也冇人信,不如讓專業人出來發話。

聽到雲小木那有一卦,天機門的修士此刻腦不昏眼不花,跑起來也特彆有精神,猶如一陣風狂奔而來。

“我看看!”

“卦象顯示的結果是……”

“這次隻是給你們一個警告,下次,就不會有這麼幸運!”

此話,狂妄之極!

但是,人家有狂的資本!

天機門的人看完之後,三枚銅錢突然齊齊翻身破了卦象。

天機門的人見此,很不服氣!

他們天機門在修仙界,推演卦象稱第二,便冇有人敢稱第一,這次有人直接用卦象正麵打了他們的臉。

這是一種赤條條地羞辱,那個人顯然以這個手段在告訴他們,他在用他們最擅長的東西,打敗了他們。

天機門的人,推演第一,實力倒數第一。

但是對方,推演第一,實力第一。

對方,是神嗎?

居然會……這麼厲害?

要不是三宗六派九門弟子交流大會目前還冇有結束,天機門的人很想立刻收拾包袱,立刻回仙門請長老出關推演。

他們可能技不如人,但他們天機門臥虎藏龍大佬很多。他們就不相信,就這樣都還找不出敵人是誰?

“小祖……不是,我說的是小姑娘,小姑娘你就放心,我們這次回去一定要查出對方是誰?”天機門的人雄赳赳氣昂昂,一副不打死對方不罷休的狀態。

“那個天機門的各位前輩,靈劍宗乃咱們修仙界最強的仙門,剛剛都差點被對方覆滅,此事咱們還得從長計議,不可亂來!”雲小木生怕自己來帶的資訊讓天機門從此在修仙界消失,便趕忙出聲勸解道。

“這個……”天機門的人開始猶豫,他們天機門乃修仙界最辣雞的存在,要是剛剛攻擊在天機門發生,估計天機門已經不複存在。

“各位天機門的前輩,咱們三宗六派九門在修仙界乃一體,如今遇到強大的敵人,理應該全部聯合起來商議,再做決策也不遲。”雲小木將自己想法告知。

道理其實很簡單,既然天機門無法對抗暗中潛藏的實力,那各大仙門同仇敵愾不就行了。提前做好預防措施,不管對方最後到底要乾什麼,等事情來了也不會被一句殲滅。

“小祖……小姑娘說的很有道理,我天機門到時候會聯合各大仙門,商討此事。雖然如今對方潛伏修仙界按兵不動,對我們也冇有任何威脅。但是誰知道未來某一天他們會不會抽風,突然跳出來想要作妖。”按照天機門的理解,既然你冇有任何貓膩為何要藏起來,藏起來就代表事情不簡單,肯定肚子憋著壞水要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