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出去抓香香兔的趙五斧,雙手空空地折返到洞穴之中,語氣很是著急地喊道,“小師妹,不好了!我剛剛去外麵抓香香兔的時候,發現附近有無極宗的弟子正向咱們所在的洞穴走來,不知是敵還是友。”

如果是雲小木放走的那幾個無極宗弟子,那肯定是敵人。但是其他不知情的無極宗弟子的話那就是道友。

不管是敵還是友,不碰麵最好。不然洞穴之下靈脈利益分割不清,就算道友最後也會變成殺紅眼的敵人。

這裡除了趙三斧懂陣法,其他人都不會,於是雲小木摸著洞壁對著趙三斧說道,“三師兄,這裡交給你了!”

“好。”趙三斧已經開始尋找陣法運行軌跡從而破陣,打開靈礦的入口。

靈脈是天然形成,但是守護靈脈的陣法應該是後天被人為設定陣法。也就是說此地有人來過,設下陣法。

至於是誰,無從得知。

但是有陣法保護,隻要不一次性挖空靈脈,靈脈便會生生不息,不斷地產生各種靈礦,讓其永不枯竭。

雲小木在淘寶係統買了一些口罩,然後一一遞給了在場每一個人,並且認真囑咐道,“大家帶好口罩。”

幾個師兄拿著口罩則一臉不解,“小師妹,你要乾什麼?”

雲小木已經打開了淘寶係統介麵,並且解釋讓大家戴口罩的原因,“如果無極宗的弟子是追蹤我們而來,必定有什麼可以尋找人的東西。這種東西很可能是某種特殊的生物,如此,我得準備殺蟲劑招待一下他們。”

此言一出,小石頭便開口回答道,“修仙界追蹤敵人最有名的就是追蹤蝶,不管這人跑多遠它們都能找到,說不定無極宗弟子用的就是這個。”

雲小木想著不是生物也能噁心這夥人,現在確認有這種生物,頓時更加高興,“那正好,用超級殺蟲劑!”

超級殺蟲劑噴多了的話,人類大量吸收也會中毒。為了安全起見,雲小木並冇有第一時間噴,而是回頭對著趙三斧問道,“三師兄,怎樣,可以進入靈脈嗎?”

趙三斧好似找到什麼竅門一般,光滑的石壁突然出現一個發著幽光的傳送陣,然後特彆高興地回道,“小師妹,冇問題了,我們可以從這個傳送陣進入龍脈。”

既然找到進入靈脈的傳送陣,那事不宜遲。

雲小木趕忙提醒道,“師兄,小石頭,那你們先進去,我要開始噴殺蟲劑。雖然不至於讓他們死翹翹,但是噁心一下,還是可以有。”

除了趙三斧為了防止陣法出現問題,導致小師妹進不去,便守在外麵等著。至於其餘人幫不上什麼忙,便直接進入傳送陣中。

擔心進去危險,趙四斧拿著長劍打頭陣。

然後其餘人也拿著防身的東西,也紛紛進入了陣法之中。

見自己人都走的差不多,雲小木則買了一千瓶殺蟲劑放在地上,慢慢噴顯然不現實,直接在靈力擠壓之下所有殺蟲劑直接爆炸。

至於碎片垃圾,淘寶係統會回收。

頓時,整個洞穴之中,瀰漫著刺鼻的味道,熏的那眼睛都睜不開。那淚水就好像不要錢一般,唰的一下流了出來。

“無極宗弟子,希望你們喜歡!”

口罩完全擋不住這麼濃的毒氣,在待下去這人都得休克倒下,最後在昏迷中死去。發現不對勁雲小木趕忙轉身拉著趙三斧的手臂,兩人一起進入了傳送陣裡麵。

待所有人傳送完畢,傳送陣赫然憑空消失,又恢覆成光滑的洞壁。好似自始自終,這裡都冇有人來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