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滴……】

就在這時,實驗室內響起刺耳的警報聲。

眾人回頭,發現小石頭慌裡慌張的起身,他顯得有些手足無措地說道,“我剛剛隻是好奇,這個金屬倉裡到底有什麼東西。便想打開看看,誰知道突然響起這個聲音。”

金屬倉,看其造型設計,裡麵很大可能性是人在裡麵。

但是,實驗室根本不給他們機會一探究竟。

隨著警報聲響起,還有人工AI智慧聲音。

【警告,有外來物種侵入,現在關閉封鎖所有出入口開啟放毒氣模式。】

【警告,有外來物種侵入,現在關閉封鎖所有出入口開啟放毒氣模式。】

【警告,有外來物種侵入,現在關閉封鎖所有出入口開啟放毒氣模式。】

……

發現事情不對勁,雲小木大喊,“快出去!”

說完第一個飛到門邊,想要阻止金屬門在他們麵前合攏。

但是遲了,在大家驚愕的目光之下,剛剛進來的入口居然被一道金屬門,然後砰的一聲,直接從左側滑動合攏。

眾人趕忙走過去,想要破門而出。

結果使用全力,也無法破開。

這金屬,根本不是雲小木熟知道的任何一種金屬存在。它給人一種它是活的生物,就算打變形也能恢複如初。

隨著金屬門關閉冇有多久,便傳來閘門打開的聲音,四周發出簌簌的聲音,好似四周有空氣被吹進老一般。

雲小木抬頭一看,在實驗室的四個角落,不斷地有氣體冒出來。

這氣體可不是什麼空氣,而是毒氣!

不知道大家帶的防毒麵具有冇有效果,雲小木想也不想趕忙打開淘寶係統,快速搜尋出防護服趕快下單,到貨後便遞給大家,“快,將這衣服趕快穿起來,可以從頭到腳保護。”

雖然不知道這個防護服在這裡有冇有效果,但是比什麼不做強。

修士雖然比普通人強大,但還是凡胎**,雖然不怕普通毒物,但未知的毒物,卻依舊能腐蝕破壞他們身體。

這道理就好像,動物和靈獸,動物可傷人傷不了修士。但是靈獸實力與修士一樣可修煉,那自然可以傷人也可以傷修士。

趙三斧直接拿出防禦陣法快速啟動,並且趕忙招呼大家過來,“大家站在我身側,我開啟了防禦陣法,應該能抵禦這些毒氣起身。”

將防禦陣法做成陣盤,防禦的範圍有限,自然得聚集在一起。這個道理就好像下雨天大山,傘下範圍可以躲雨,超出就得淋雨。而且隨身攜帶防禦陣法的陣盤,也主要是保護自己所用,如此防禦的範圍確實不大。

待所有人都進入防禦陣法之後,四周的氣體越來越多,最後瀰漫成一層白色的氣體,讓人看不清楚四周。

有些像霧霾,好似冇什麼危險,如此不禁讓人放鬆了警惕。

“我的摺扇!”趙三斧的摺扇不小心被其他人碰出了防禦陣法範圍,他正想去撿。

“彆動!”雲小木立刻叫住了他。

“小師妹,那可是急送給我的摺扇,屬於風屬性的法寶。”這是小師妹送給自己的禮物,趙三斧自然想要撿回來。

“三師兄,你現在看你摺扇。”雲小木不得不開口提醒道。

摺扇剛掉落在防禦陣法外,確實冇有出現任何不妥的情況。但是就在下一秒瞬間被腐蝕,直接化成一灘水漬,象征它曾經來過這個世界。

法器,都能融化?

眾人看到這裡,不由地背後發涼。

要是修士站在毒氣下,能否平安地活下來呢?

當然,大家都冇有興趣當小白鼠實驗,不然真死了多虧呀!

但是防禦陣法,也遇到對手。

趙三斧臉色一變,不得不開頭提醒道,“大家小心一點,有什麼東西在腐蝕防禦結界,我們撐不了多久!”

無法離開實驗室,要是防禦陣法破掉,那等待他們的又是什麼結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