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修仙界的凡人,雲小木已經做好隨時嗝屁的準備,卻不想成年男子的話語峯迴路轉很是意外的說道,“你薯片有大大的問題,因為做的實在是太好吃了,不僅我兒子喜歡吃,我也喜歡吃,我家夫人也喜歡吃,我兒子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老祖宗三姑六婆都希望吃!”

既然好吃的話,為啥一副被全家滅門後尋仇的模樣。雲小木在心裡委屈巴巴的嘀咕道。

成年男子繼續咆哮道,“大家都喜歡吃,結果你隻給我兒子一包,根本不夠分!”

明明就是看你兒子可愛便請你兒子免費吃,自然隻給一包,我又不知你家所有人都喜歡吃。雲小木感覺自己被冤枉的感覺。

成年男人的話還冇有說完,“所以我昨晚便提著我家兒子尋到這裡買薯片,結果一直等到天亮你纔來。”

我是凡人我自然要遵循規律要睡覺!雲小木直接在心裡大喊著,但不敢說出聲,怕被那討人的小強一樣被一拖鞋打死!

成年男人看著攤位上就幾包薯片的樣子,更加的來氣,“你咋做生意,賣薯片卻隻帶這麼一點薯片來,這一點還不夠我卡牙縫,完全不夠我全家人吃呀,就不能多買點?”

在成年男人的盯視之下,雲小木這才弱弱的舉起右手一老一實的回答道,“那個,我比較窮,買不起這麼多薯片,而且我是凡人,一次效能帶的東西很少,所以……”

成年男人是仙人,自然能看出雲小木身穿的衣服是青雲宗雜役弟子的衣服,至於修為卻讓人有些看不透,說是凡人確實是凡人,說不是凡人但體內卻有零零星星無法聚集的靈力,甚至其中還蘊含著雷劫的威力,真是有趣。

成年男人右手一揮,哐當哐當不斷地有東西砸在雲小木的攤位上,“這幾個是一百平方米的儲物袋,裡麵裝滿了靈石,你按照這些靈石給我將薯片裝進我這個空間鐲子之中,至於這幾個不值錢的儲物袋就免費送給你了,若如誰敢搶,你就抱我虎頭王的名號,所以你現在有錢又有空間,請問啥時候能給我薯片?我夫人還在家等著想吃!”

說到最後話語之間隱隱包含著威脅之意,有種你不立刻給我,我就馬上殺了你的錯覺。

這是隻賺不賠的大生意啊!

“給我一盞茶的時間,我去去就回!”雲小木抱著幾個儲物袋以及那個空間手鐲拔腿就跑,嘴裡還不斷喊著,“給我看一下攤位。”

見雲小木跑了,成年男子不為所動,就抱著兒子像雕塑直挺挺的屹立在那裡,雙眼掃過之地,附近所有人都巍巍顫顫的低下頭,這位大佬可不是普通仙人,這裡冇人招惹的起。

“爹爹,我都說了姐姐是凡人,姐姐很窮,晚上要睡覺,白天才擺攤,結果你如此猴急抓著我昨晚就來這裡等著,把寶寶都凍感冒了,回去孃親又要罵虎虎。”小萌娃忍不住阿秋一下,打了一個小小的噴嚏。

“兒子乖,一會薯片爹爹分你一半。”成年男人哄著。

“真的?”小萌娃眼睛都亮了!

“真的,但是你必須答應爹爹,回去一起幫我哄你娘開心,那樣薯片才能分你一半。”成年男子早就給自家兒子設套路。

“爹爹,薯片我不要了,你把娘最愛的花花弄死了,娘不會開心的,你死了這條心吧……”連小孩子都看明白的問題,結果爹爹居然不懂,真是傷腦筋。小萌娃表示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