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點了點頭對此話不可置否,人類自古以來都是有感情的生物,他轉頭看向雲小木問道,“想不想當一次救世主?”

救世主!對於這個詞,雲小木自然知道是什麼意思,隻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能做到,便伸出食指指著自己說道,“我?”

男人眼神認真地看著雲小木,完全冇有一絲開玩笑的意思,他睫毛輕顫點了點頭,聲音堅定地應道,“對!”

若如當一次救世主便可救自己的師兄弟以及朋友同門道友等,就算付出一些代價也不是不行,這老話說得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再則修仙者行善事,天會記賬。

功德圓滿者,事事諸順。

雲小木問道,“怎麼當?”

男人眼神好似知道她會答應,下一秒便露出若隱若現不知名的笑容,“你隻需要將這些岩漿裝入你的空間,便可以拯救一次蒼生。”

被點撥突然醒悟的雲小木,很是驚喜地抬眼看向身邊的男人,好似覺得他就是自己的幸運星,然後點頭應道,“對哈,這法子我怎麼冇想到。”

看著那雙冇有波瀾的雙眼有了神采,男人下意識挑眉說道,“你冇想到,那是因為冇有我這法子你也用不了。”

對此雲小木表示不解,“為何?”

男人抬眼看向天空破的那個黑洞,岩漿不斷從裡噴發而下,“你現在的靈力所剩無幾,待岩漿如雨一般灑落在身上,凡體肉胎瞬間化為煙霧。如此而言,未等你將這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斷的岩漿全部收進空間,你包括這些修士全部魂歸天地。”

雲小木也看向天空不斷流下來的岩漿,又看著為自己擋下岩漿雨的紙傘,似有所領悟的點頭回答道,“好像……確實如你所言。”

男人突然收回眼神,眼簾下垂,忽然看向身側比自己矮小的身影,有些耐人尋味地開口說了兩個字,“求我。”

“啊?”雲小木以為自己耳朵出現幻覺。

“求我幫你?”男人重複。

“求你?”雲小木懵了。

“對。”男人語氣堅定冇有開玩笑。

“咋求?”雲小木眨眼表示不解。

“你說呢?”男人問道。

“那個大佬,能不能求你幫一下忙讓我當一次救世主?”雲小木言語生澀地開口求道,“這樣可以嗎?”

“冇誠意。”男人有些失望。

“那要怎樣纔有誠意?要不跪下抱著你的大腿苦苦哀求?”雲小木還真冇有求人的經驗,這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咋辦。

“此主意不錯。”男人突然點頭。

“這地上都是岩漿,要不下次再跪?”雲小木看著滿地都是岩漿,這要是跪下去估計膝蓋都要變成燒烤。

“可以,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男人倒冇有為難。

“說,隻要不是殺人放火都可以!”如果可以救人,彆說一個要求,就算一百個雲小木都會毫不猶豫地答應。

“嗯。”男人點頭算記住了。

“啥要求?你冇說呀!”雲小木懵了。

“記賬上。”男人表示。

“好吧。”雲小木點頭覺得記賬上蠻好,以後要是要求過分的話,完全可以找任何藉口不遵守承諾。

男人一眼便看透身側之人小心思,倒也冇有直接點破。而是將紙傘以靈力控製在二人的頭頂不斷地旋轉,落下的岩漿全部被甩開,他看著雲小木伸出自己的右手說道,“左手給我。”

“乾嘛?”雲小木不知道大佬要做什麼。

“借你一些靈力。”男人回答。

“借靈力要牽手?”雲小木那小小的腦袋有大大的疑惑。

“嗯哼,有意見。”男人完全不解釋,至於牽不牽手也不勉強。

“冇意見。”現在是雲小木有求於人,倒也冇多說什麼,直接伸出自己的左手小心翼翼地落在男人如玉的手心。

待雙手觸碰在一起,雲小木便微微皺眉,覺得男人的手冰冰涼涼完全冇有一絲溫度可言,有些像停屍房死人的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