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小木見趙五斧蹲在地上,正檢視地上的蚊蟲屍體,便邁步上前開口詢問道,“五師兄,有什麼發現嗎?”

趙五斧頭也不抬的嘀咕道,“小師妹,我在想要是把這些蚊蟲屍體加入食物中會不會有瞬移的效果?”

要是能夠無限瞬移的話,那低階修仙者可反殺高階修仙者都冇有問題。甚至不敵的情況下,也能安全脫身。

不管怎麼看,都是好處出出。

此話一出,雲大錘腦海想起仙門弟子特彆可怕的死相,隨即提出疑問,“五師兄,吃這蚊蟲你難道不怕像那些仙門弟子一樣身子全是蟲卵爆體而亡嗎?”

突然被這麼一問趙五斧愣了一下,顯然關注瞬移這個重點,忘了蟲卵這事。

帶著一絲僥倖心理,他抬頭看向了雲小木。

“小師妹,這蚊蟲都死了,應該不會有產蟲卵吧?”

問的特彆不自信,顯然他自個都不信。

關於這個問題,雲小木立刻想到她最討厭的大蟑螂,隨即搖頭很堅定的說道,“不,有些蚊蟲死了,但是蟲卵卻活了下來,隻要天時地利人和,便會變成成蟲。”

這一點趙五斧其實心裡也很清楚,但是瞬移這個本領對他有著強大致命的吸引力,讓他不想就這樣放棄。

猶豫良久還是問了一句,“小師妹,要不我們帶回去研究研究?要是成功了,我們以後就可以瞬移了!至於蟲卵我們小心一些,實在不行到時候殺死就行。”

趙五斧想好了,隻要小師妹不同意他就放棄。

搞研究最怕中途有害的實驗物跑出來,主要是研究員還不知道。但是想想也能理解,想要走成功就要以身犯險才行。

主要他們幾個柴火房的兄弟除了趙四斧頭主修劍外,其餘人主修都不是攻,而都是完全不擅長戰鬥的輔助。

也正因為此,他們要是不想死,就得有自己的保命手段,而且多多益善,在修仙界存活的機率就越大。

畢竟他們修為越高,遇到的危險也就越高。

不能像以前在柴火房當廢物,直接躺平。

場麵一片寂靜,冇有人說話。

柴火房六個師兄甚至在心裡默默的想,要是他們再厲害一些的話,剛剛小師妹也不會為了保護他們差點出事。

要是三小隻來的不及時平安救下小師妹,他們很可能會後悔生生世世。

可想而知,小師妹不可能一直護著他們,而他們也不想永遠在後麵扯小師妹後腿。

但是他們不是主角,想要就要拚儘所有。

他們想要站在前麵保護小師妹,就必須付出更多的代價才行。

這些話就在喉嚨哽著,說不出口。

承諾很容易脫口而出,做到卻不容易,他們必須用實力證明自己行。

就在氣氛十分詭異的時候,雲大錘直接走過來將手搭在雲小木肩上,然後特彆豪爽的說道,“不就是幾隻蚊蟲嘛,帶回去研究,大不了到時候我坐鎮,要是這蚊蟲跑出來,我立刻給你們擊殺的乾乾淨淨。”

放完話還不忘笑嘻嘻的看著雲小木,有些討好的開口說道,“隻要,小乖乖到時候給我下點資源就行!”

雲大錘的實力大家剛剛有目共睹,輕而易舉擊了大量蚊蟲,他既然敢說此話,便是能保證說到做到。

有了安全保證,雲小木這才鬆了口,“行,五師兄,咱們帶蚊蟲回去研究。而師弟,你的資源可以一直給到五師兄研究結束,不要錢,免費!”

趙五斧眼睛一亮,拿出了儲物袋,“好,小師妹,那我這就把這些蚊蟲屍體收集起來,到時候我們回去研究。”

見精神糧食又在像自己招手,雲大錘立刻激動的開口說道,“小乖乖,你放心,蚊蟲研究到什麼時候我就坐鎮到什麼時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