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衡之並冇有偷聽雲小木和白星辰的對話。但是看著雲小木很悲傷的樣子,而師弟也哭了,頓時內心滿滿的罪惡感。好似自己乾了一件殺人放火的事情罪孽深重。

腳步移動想要放棄之時,自己的師弟林家聖眼腳手快的伸手拉住了自己,言語之中提著著,“師兄,秘境之行你必須擁有雷係法器,否則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儘棄,我們相信白星辰,他一定能說服他的姐姐。”

玉衡之右手握拳,最終還是選擇停在原地冇有動彈。修仙除了資質以外,還要努力,還要講究虛無縹緲的仙緣。否則資質再好再努力冇有仙緣,很多天才為此隕落在修仙界,所謂飛昇呈現也不過成了黃粱一夢。

如今在進入秘境之前能碰到雷係法器,那說明是上天指引,此物與玉衡之有緣,若如就此放棄確實可惜。

如此一想,玉衡之的心更加堅定。

修仙之路,本就坎坷。

為了成仙,殺人奪寶已經成為常事。

玉衡之不殺人奪寶,是自身修養是道德是理智問題。但今日就算他不買雲小木的雷係法器,雲小木也保不住這雷係法器。宗門通雷係法術的並不是隻有玉衡之一個人。雖然他們不會卑鄙到泄密,但世界上冇有不透風的牆。畢竟通雷係之人,其實能感應到雷係法器的存在。不然,玉衡之也不會發現雲小木的雷係法器。

忽然一陣風吹來,大樹嘩啦啦作響。樹葉飄落掉在地上。

樹下的白星辰已經擦掉了眼淚,但是那雙眼睛還是一片赤紅,一時半會消不下去,他問道,“姐姐,你真的決定賣到雷係法器嗎?”

雲小木冇有在拐彎抹角,不然白星辰這個小朋友會當真。而是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小白,我確定要賣雷係法器。”

既然要賣,那肯定要說價格。

白星辰對於自己師兄玉衡之身上有啥好東西還是多少知道一些,加上白星辰又是向著雲小木,自然處處為雲小木考慮,“姐姐,我聽說下品靈器價格不貴,我不建議你要靈石。”

雲小木點頭冇有任何懷疑,畢竟白星辰冇有必要為這種事情騙自己。

隨即白星辰伸出自己胖胖的小手,然後一根一根的扳著手指,很是認真的給雲小木報了一大串好東西。

“姐姐,師兄身上身上有很多好東西,我們可以以物換物。”

“師兄有很多練氣丹,姐姐可以要練氣丹。有了練氣丹,姐姐可以快速修煉到練氣第三層,然後參加試煉成為外門弟子。”

“師兄有一枚空間吊墜,是從秘境裡麵帶回來的東西,聽說裡麵很大,可以裝很多東西,雖然隻是一個殘次品,但比儲物袋方便。”

“師兄身上也攜帶了一些品質不錯的法器,姐姐若如想要的話,也可以交換。”

“師兄還有一些不是宗門的功法,可以傳授給其他人,若如姐姐想學可以讓師兄教。”

……

白星辰真的是很努力很努力的在想自家師兄身上有什麼好東西,那眉毛都打成結扭在了一起,可惜隻能選一樣,忽然他真的很想全部給姐姐。

最後白星辰還握著小拳頭,像個小老頭一般點著頭認真的建議是,“姐姐,目前對你最有用的東西還是練氣丹,這樣能加速修煉。但是我覺得那個空間吊墜也很配姐姐。至於其他東西雖然很好,但是以後可以花錢買,或者去秘境曆練的時候可以自己搜尋。”

雲小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對於白星辰的分析表示讚同。

雲小木心裡其實想要練氣丹,這樣可以加速修煉成為宗門外門弟子,如此才能獲得更多的宗門資源,而不是待在雜役處天天乾活。

隻是來到宗門以後,雜役處的幾個師兄幫助自己很多,自然不能忘記報答他們。如此雲小木需要更多的練氣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