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場漫長的交談之後,白星辰和雲小木兩人這才表情凝重的重新走了回來。

玉衡之見此,微微皺眉,心裡咯噔一下,覺得自家師弟說服失敗。

幾個師兄很有默契的一起上前,瞬間護在雲小木的身前,顯然以行動表明,不管小師妹最後做什麼決定,他們都會支援。

“師兄~”白星辰走到玉衡之麵喊了一聲,那小模樣垂頭喪氣的猶如蔫了的茄子一般。

“師弟,如何?”雖然已經猜到了結果,但是玉衡之還是問了一聲,得到肯定的答覆如此才能安心離開不是。

“師兄,我儘力了,我給姐姐報了你擁有的很多好東西,結果她都不要。”白星辰攤開雙手錶示自己也很無奈的很。

“白星辰,你姐姐太不識好歹了吧!”站在一旁的林家聖不服氣,已經站出來大聲討伐道,“若如不是看在你的麵子上,我們就算拿走你姐姐的雷係法器,宗門也冇有人敢說什麼!”

“師弟,不可無禮!”玉衡之的眼神一沉聲音冰冷的嗬斥道。

林家聖根本不聽玉衡之的話,直介麵直心快惡狠狠的大聲說道,“師兄,你都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讓,結果這個女人……”

“師弟,閉嘴!”雖然師弟林家聖確實是為自己著想,但玉衡之此次直接使用靈力壓製,讓林家聖直接閉了嘴。

雖然林家聖還是不服,但最後還是隻能站在原地對著雲小木怒目而視,那眼神好似在說,你這個女人遲早會後悔!

雲小木也不懼,直接暗中回了他一個你有毛病的眼神。真當自己是仙人就能為所欲為,腦子是個好東西,也不知道用用。與其像惡狗一樣見人就狂吠,還不如等白星辰把話說完。

待世界清淨以後,玉衡之這纔開口向著白星辰緩緩詢問道,“師弟,不知你姐姐想要什麼東西交換,若如在我能力範圍之內,必定幫忙取來。”

見自家玉衡之師兄腦子清醒,冇有像另外一個林家聖師兄像惡狗一樣狂吠,白星辰心情頓時好了很多,“師兄,姐姐想要練氣丹的方子,但是我記得師兄冇有。”

聽完此話,玉衡之愣住了,林家聖也傻了,還以為雲小木想要獅子大開口,結果就要這不值錢的玩意?

玉衡之似有些不信,還特意抬眼故作不經意地打量了一眼雲小木,見她並冇有站出來反對。但還是不放心,著重向著白星辰問道,“師弟,你確定你姐姐隻要練氣丹的丹方嗎?”

白星辰點了點頭,冇有覺得哪裡有問題,於是很苦惱的說道,“師兄,我姐姐確實隻要練氣丹的丹方,但師兄冇有怎麼辦?”

“師弟,請稍等一下,我馬上給你寫一份練氣丹的丹方。”練氣丹的丹方玉衡之確實冇有,但是他可以當場寫一份出來。

隻見玉衡之抬手之間,筆和紙已經憑空出現在半空。猶如徒手摘星辰一般,玉衡之拿起毛筆,隨即動作優美的在半空上的白紙開始一字一頓的寫著畫著。

不過幾息之間,玉衡之忽然收筆,白紙上忽然光芒萬丈,直接飄落在手心,隨後變成普普通通的一張丹方。

玉衡之將丹方雙手奉上,“師弟,這是你姐姐想要的練氣丹丹方,若如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隨時找我詢問。”

白星辰看的清清楚楚,師兄是以靈力在紙上勾勒出一張丹方。

這已經不僅僅是一張丹方,其中還融入師兄煉丹的方法和心得,隻需要用一絲絲靈氣便能無限製次數的啟動這張丹方。而且無需認字,便能看到玉衡之整個煉丹的過程以及領會其中的奧秘。

雖然隻是練氣丹最普通的丹藥,但是有人指點自然學的很快,不用再私底下暗自摸索。

白星辰很滿意的從玉衡之的雙手之中接過這張丹方,隨即鞠躬真心道謝,“謝謝師兄,我這就給姐姐。”

“等等。”正當白星辰轉身之際,玉衡之卻喊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