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星辰雙眼不解的重新看向玉衡之,小小的腦袋在想不會是師兄反悔了吧?可是姐姐想要練氣丹的丹方,他是不會歸還。

想到這裡的時候,白星辰雙手嗖的一下,將練氣丹的丹方藏在背後。然後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開口問道,“師兄,還有什麼事情嗎?”

隻要師兄說拒絕交易,白星辰就拿著練氣丹的丹方拔腿就跑。還是不可能還,大不了用其他好東西交換。

似看出白星辰心中的想法,玉衡之不由自主的笑了笑,自己在師弟麵前變成一個壞人了。似有些無奈一般,玉衡之抬起右手露出其中的一枚玉墜對著白星辰說道,“師弟,雷係法器的價值遠遠高於這個練氣丹的丹方。如此,這枚空間吊墜就送給你姐姐。”

還附送東西?白星辰完全不敢相信。

畢竟從一開始白星辰就想讓雲小木選擇練氣丹和空間吊墜,因為這兩樣東西對姐姐都有用。

練氣丹,可以幫助姐姐升級。

空間吊墜,姐姐有了這個玩意,可以進更多的屎來賣。

雖然白星辰更傾向姐姐選擇空間吊墜,但他還是尊重姐姐的選擇。

如今兩樣都可以擁有,那不是兩全其美。

生怕玉衡之師兄後悔,白星辰趕忙一手奪走了空間吊墜,最後還不忘問一句,“師兄,你不會後悔吧?”

玉衡之微不可見的搖了搖頭,聲音十分祥和的解釋道,“師弟,這是女性的吊墜,師兄留著也用不著,如此不如給你姐姐,或許物儘其用。”

大型的空間法寶雖然在修仙界屬於有價無市的存在,但是身為內門弟子,自然還是能接觸到這些物品,隻是機遇問題而已。

而且那枚空間玉墜有瑕疵,除了空間大能裝東西以外,並無其他用途。

若如此行秘境順利的話,說不定還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法寶。所以表麵看上去是玉衡之虧了,其實是賺了。

見玉衡之師兄不後悔,白星辰這纔拿好練氣丹的丹方和空間吊墜,屁顛屁顛的跑到了雲小木的麵前,然後十幾激動的說道,“姐姐姐姐姐姐我們賺了,師兄不僅給你練氣丹的丹方,還把空間吊墜也給了你。”

白星辰說完之後,趕忙抬高雙手,將手上的東西全部呈現給雲小木看。左手是空間吊墜,右手練氣丹的丹方。

“真的嗎?”詢問白星辰之際,雲小木猛地抬頭不由自主地看向了玉衡之所在的方位,隻見玉衡之也看著她,四目相對後,他對著她微微點頭。

“姐姐,是真的,師兄說,這是女性的空間吊墜他用不上,便讓我給你物儘其用。”白星辰努力的解釋著生怕說漏一個字。

想不到一個被雷劈變異的避雷針居然能換到這兩樣有用的東西,雲小木內心驚喜萬分,隨即伸手收下練氣丹的丹方和空間玉墜,這兩樣東西她都用得上,最後不忘說道,“小白,東西我收下了,麻煩你幫我向你師兄說一聲謝謝。”

公平交易為啥要說謝?白星辰小小的腦袋都是大大的疑惑。但這不是重點。

白星辰站在原地冇有動,而是歪著頭對著雲小木眨著眼睛,得意洋洋的開口問道,“那姐姐你怎麼感謝我呢?”

知道這小子不會無事獻殷勤,雲小木早在剛剛已經準備好了謝禮。將手中兩個儲物袋遞到了白星辰麵前。

雲小木抖了抖左邊的儲物袋說道,“這是你要買的巧克力餅乾,全部裝在這裡了。”

雲小木抖了抖右邊的儲物袋說道,“這是我給你的謝禮零食大禮包,裡麵不僅有巧克力餅乾,還有其他好吃的東西,你回去慢慢看。”

見真的有謝禮,白星辰雙眼發光,高興的直冒泡,趕忙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將兩個儲物袋小心翼翼的收下,自然那100000萬個下品靈石也冇有忘記給。最後還不忘說道,“姐姐你放心,我會繼續給你在宗門推銷屎~讓你賺更多的錢錢~”

唉~

那不是屎~

糾正過很多次的雲小木表示好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