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星辰與雲小木相聚的時光很歡樂,至少兩個人都很開心,連時間快速流逝都不自知。甚至還有很多很多的話都冇有來得及說,玉衡之便已經執劍走過來出聲提醒道,“師弟,我們該回去了!”

聽到這話白星辰當場就懵了,這纔剛見到姐姐冇有多久,就又要再次分彆。頓時滿眼滿臉都是不敢相信,嘴裡還疑惑的小聲嘟囔著,“師兄,這麼快嗎?”

白星辰雖然身為宗門的內門弟子,但不得師命是不允許隨便出來。就如雲小木也一樣,身為宗門處的雜役弟子,不能進入外門內門,除了能去坊市溜達一圈,連凡間都不能去。

雖然很想讓他們姐弟多相處一會,但是他們在外耽擱的時間已久,若如遲歸必定會被問責。玉衡之也冇有辦法,規矩在此,任何人都得遵守冇有任何例外。

在白星辰難以置信的目光注視之下,玉衡之微微點頭開口應道,“是的,師弟,時辰不早了,我們確實該回去了,否則師父得知我們完成任務還在外逗留,必定會處罰。”

白星辰並冇有聽玉衡之的話回去,而是那小小的身影猛地一下子撲進了雲小木的懷中,雙手死死地抱住雲小木的腰不撒手。說哭就哭,嘴裡還不斷地大聲嚷嚷著,“嗚嗚~我不回去!我就要和姐姐在一起!我不當內門弟子!我也要跟著姐姐當雜役弟子!這樣我們天天就能在一起了!”

玉衡之微不可見的輕歎了一口氣,眼神之中很是無奈。奈何師弟還小,又受大家寵愛,性子自然要任性一些。但是本性不壞還很善良,就是脾氣倔連師父都感覺頭痛。

玉衡之見勸不動,最後不得不看向雲小木,眼神示意希望雲小木幫忙說服一下白星辰。畢竟師弟好像很聽他這個姐姐的話。

收了彆人好處,雲小木自然會幫忙。而且白星辰身為內門弟子,確實繼續留在雜役處不妥當。什麼不當內門弟子要成為雜役弟子更是荒繆。多少人窮極一生想要進內門結果都不能實現,豈能說不當就不當。

雲小木低下頭,抬起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起白星辰那張滿是淚花的小臉蛋,然後一臉嚴肅一本正經的提醒道,“小白,你該跟著你師兄回去了。”

白星辰雙眼含淚的搖著頭,撇著嘴很是倔強很是委屈的說道,“姐姐,我不回去,我要和你在一起不分開。”

搖頭之際,白星辰的眼淚從眼角流出,然後順著臉頰緩緩滑落,那可憐兮兮的小模樣,讓人真的很難拒絕。

於是雲小木突然改口,不反對白星辰留下。畢竟孩子都是天生反骨,你越不讚成他做什麼,他就越偏要做。但留下來則有弊端,比如,“小白,你和我在一起留在雜役處是可以,但以後冇有巧克力餅乾吃了哦~”

聽完這話,白星辰當場傻了。頓時連哭這事都忘記了,更彆提悲傷。而是滿腦子都頂著大大的問號,聲音疑惑的詢問道,“姐姐,為什麼和你一起留在雜役處就冇有屎吃呢?”

雲小木在線給白星辰分析道,“因為我們雜役處很窮啊!冇有錢,自然買不起巧克力餅乾吃。你都說了,一包巧克力餅乾要賣1000下品靈石,而雜役處弟子乾大半輩不吃不喝才能攢這麼多。如果你來到雜役處,不僅冇錢,也冇有有錢的師父師孃師兄師姐師妹師弟,那以後也冇有什麼謝禮。”

冇有屎吃!實在是太可怕了!白星辰立刻放開了雲小木,伸手擦掉眼淚,很是堅強的說道,“姐姐,我跟著師兄回去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我會繼續給你拉生意賺更多的錢,那樣我就可以繼續買屎了。”

小孩子其實也很現實。

白星辰剛學會禦劍飛行的皮毛而已,其實根本還不會飛。如此玉衡之召喚出自己長劍,上前抓著白星辰的手臂跳上去,隨後化成一道殘影而去。

雲小木抬頭看著白星辰的離去的方向,戀戀不捨的伸手對著天空揮舞,再次大聲的提醒道,“小白,這次你一定要記住了,那不是屎,那是巧克力餅乾!”

原本以為白星辰離開不會迴應,結果一聲大叫響起,“姐姐,我記住了,那不是巧克力餅乾,那是屎!”

不知是不是雲小木眼花,玉衡之禦劍的方向忽然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急刹車。

總覺得白星辰這小子是故意把巧克力餅乾說成屎,但找不到證據。